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台灣

兩岸關係無法迴避憲制建構

北航高研院田飛龍:兩岸關係若要朝「和平統一」方向前進,就必須設法對「九二共識」的抽象政治原則加以憲制性轉化。兩岸法律學者需要聚焦此議題,尋找妥切方案。

對兩岸關係而言,「習馬會」(見上圖)是個象徵性高潮,蔡英文勝選則是個實質性低潮。2016開春以來,大陸對兩岸關係的政治焦慮不斷加碼,但也未放棄積極的期待和籌劃。前期的平潭實驗區,近來王毅「他們的憲法」論述、十三五規劃中的京台高鐵方案以及中國與岡比亞的恢復建交,無不顯示出大陸從政治、經濟諸方面的思慮與策略。遺憾的是,台灣方面疑慮極多,回應冷淡。

蔡英文勝選以來,兩岸關係陷入政權交接期的不確定性之中:一方面,國民黨以「看守內閣」姿態保證順利過渡,無心亦無力推動兩岸關係的制度性突破;另一方面,民進黨積極準備政權接盤,但相關政策並未明晰,內部角力暗流涌動。

我們無法期待蔡英文「5•20」就職演講中對兩岸關係作出積極的制度性規劃,對「去中國化」進行必要的遏制,維持現狀依然是其主導性政策選擇。然而,維持現狀不過是懾於現狀中的大陸壓力因素,而不是對中華民國憲法的政治忠誠,也不是對和平統一的精神認同。維持現狀與否取決於具體政治情勢和條件,因而是缺乏憲制性保障的脆弱性承諾,以拖待變。兩岸關係若要真正朝著「和平統一」方向前進,就必須設法對「九二共識」之抽象政治原則加以具體的憲制性轉化。

兩岸關係無法迴避憲制建構,否則所有前期努力都可能在某個不利的政治歷史時刻化為烏有。在中美關係的脆弱和局與島內本土分離主義的強勢演進之共同作用下,兩岸關係很可能不進則退。對此,兩岸同胞尤其是法律學者需要聚焦憲制建構議題,澄清誤區和含混,尋找妥切理論方案,甚至需要激發制度想象力,進行創造性設計。

「維持現狀」的兩面性

蔡英文以「維持現狀」模糊回應內外政策期待,但台獨黨綱與青年新世代壓力不小,「去中國化」恐將成為治療「大陸恐懼症」和慰藉本土主義政治想象的一劑毒藥,如同飲鴆止渴。自從2014年3月18日台灣「太陽花學運」阻卻服貿協議以來,兩岸經貿往來至少在制度性層面已然停滯,實體性發展需求僵死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程序性環節上。勝選之後,民進黨冷暖自知,由在野黨到執政黨的角色轉換,使其必然以理性務實態度處理兩岸關係。它集聚內部力量,變換政治修辭,調整草案表述,目的只在面對學運之「作繭自縛」後的自我解套。當然,這一動作恐怕不易,因民進黨內之本土獨立勢力尤悍,太陽花世代不屈不撓,非民進黨大佬精英可輕易操控。

國民黨面對九合一地方選舉和總統選舉的連番慘敗,內部更經歷令人痛心與撕裂的「換柱」鬧劇,其政治上的浴火重生將困難重重。國民黨植根於日益本土化的台灣社會,正統性的「中國論述」固然不至於遭遇直接的體制壓制,但在民間社會與傳媒網路間難免受氣,而地方民主的本土化效應更可能逼迫其日益萎縮「中國國民黨」之實體政治意志,而降格為一個具有溫和親中色彩的台灣地方性政黨。

島內民主政治周期更迭,世代傳遞,走向的是一種精神上的本土分離主義和功利上的維持現狀主義,和平可得,統一難求。台灣與大陸政治隔離的歷史時間愈久,島內的統派力量愈益薄弱,本土分離主義以「民主+民粹」面目挾持執政者或維持現狀,或伺機公投獨立。這一分離主義幽靈,國民黨政府無法打破,民進黨政府更不可能。如今,保證兩岸關係大體和平及台獨受限的決定性力量並非國民黨之統派,不是中華民國憲法,更非民進黨的理性力量,而是大陸的政治地緣壓力以及中美關係的脆弱和局。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