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時代的噪音

現在還來得及

FT中文網專欄作家張鐵志:今年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獎頒給本地獨立製片、非常政治的影片《十年》。這不僅是香港年度文化事件,也會是時代的重要記憶。

2014年,台灣和香港都經歷了歷史性的公民運動。

一年後,台灣的金曲獎把「年度最佳歌曲」頒給了獨立樂隊滅火器為「太陽花運動」所寫的歌曲《島嶼天光》。這既是一個文化也是一個政治的歷史時刻:金曲獎這個台灣流行音樂最重要獎項首次把年度最佳歌曲頒給一個獨立樂隊,並且是一首誕生於社會抗爭的歌曲。

這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而是反映出台灣社會這幾年來的劇烈變遷。

而在香港「雨傘運動」一年多後,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獎頒給了一部本地獨立製片、一部非常政治的影片《十年》。這不僅是香港年度文化事件,也會是這個時代的重要記憶。

然而,後「太陽花」的台灣,氣氛是昂揚的,年輕人覺得被empowered:他們讓柯文哲當選市長,讓國民黨倒台和小英上台,他們覺得他們可以改變些什麼。

但香港卻是相反:後「雨傘」的氣氛是低迷的、是挫敗的,只有主張自決甚至獨立的本土思潮,並且,勇武抗爭越來越受到年輕人支持,而越來越少人相信透過體制可以改變香港。

《十年》這部影片的成本約五十萬港元,由五部短片分別想象十年後的香港:政府為了推動國安法而暗殺議員以製造混亂;普通話和簡體字成為香港主流,不懂普通話的的士司機無法去中環載客;本地農業受到擠壓、書籍被查禁,而香港少年如紅衛兵般去和還有本土意識的上一代鬥爭;一對戀人以製作標本的方式保衛城市「被消失」的事物,但卻充滿無力感;最激烈的一部片在「二十三條」已立法的香港,有人為了「港獨」而自焚。

上片初期只有個別影院播放,但口碑越來越好,一個月後《環球時報》發表社評批評《十年》「宣揚絕望」,「帶給香港社會的害處很可能大過好處」,且說該片票房只有300多萬,顯示電影影響的只是香港小眾。

小眾很快成為大眾,兩個月後,《十年》票房累積至600萬港元,連續3周躋身香港十大賣座電影,並繼續由公民團體組織在香港各大小區放映,反應熱烈。

然後,這部影片拿到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影片。

不少人質疑這部影片藝術性不夠,以及頒獎的動機是政治性的。當然,一部電影的藝術性是見仁見智的,此前許多商業片拿獎也都是可被爭議;而最佳影片到底是什麼判準,每個人心中的尺也都不同──一種看法便是,可以反映某個時代人心的渴望與焦慮到了成為現象的地步,乃是年度影片的重要精神。

無論如何,當《十年》不只是屬於一種反抗的姿態,而被香港最主流的電影獎項所接受,確實代表香港人心之劇烈轉變。

看看從去年十二月《十年》上映至今為止的香港發生了什麼事:銅鑼灣書店老闆被消失、警察和民眾嚴重流血衝突的旺角騷動、「以本土主義為綱,勇武抗爭為實,堅守港中區隔」的參選人在新界東補選中15%得票率,「學民思潮」宣布停止。

這是一個極為焦慮與惶惶然的香港,而絕望的年輕人只能越來越激進化,或者用另一種文化方式去表達他們的困頓與不滿。

如去年香港政治諷刺網絡節目「毛記電視」頒獎典禮,就造成熱潮,人們在城市不同角落聚集起來一起看;《十年》也在四月一日於30個以上小區同步舉行放映會和映後導演的在線對談。可以說,這些香港青年世代的集體是對這些具有濃厚本土情懷的文化想象的肯認,是對當下的拒絕,更是對另一種未來的渴望。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