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職業生涯

反覆無常的老闆最可怕

凱拉韋:反覆無常的老闆會讓員工「壓力山大」

迄今為止,我遇到過的最難相處的老闆是一位能夠啟發他人、為人正直的男士。我很尊敬他,也從他那裡學到了很多。問題在於我永遠沒有辦法預測他對任何事情的反應。

有時候他會悄悄經過,對我寫的某篇文章挖苦幾句。有時候他會跳起來,對我讚不絕口。偶爾他會坐在我的辦公桌沿和我聊天,話里話外好像很看重我的觀點似的。第二天他又回到怒目而視的狀態,完全無視我的存在。

僅僅看到他從走廊上走過來我就會緊張。他友好的時候和兇惡的時候臉上的表情是一模一樣的,這讓我開始懷疑他的稱讚其實是諷刺。這是最讓人難堪的。

不久前,當我讀到密歇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的一篇研究論文時,我又想起了他。這篇論文認為,比起一個在某些時候很可怕的管理者,我們寧願要一個總是很可怕的管理者。對於老闆,不論什麼事情我們似乎多多少少總能應付——除了反覆無常。

研究人員進行了一系列實驗,他們將學生分成三組並指派所有人做一項工作。第一組不斷地受到表揚;第二組不斷地受到責罵;第三組表揚和責罵兼而有之。第一組完全沒有壓力;第二組感到一點壓力;不知道自己接下來得到的是大棒還是胡蘿卜的第三組則是壓力最大、最不快樂的一組。

這篇由美國管理學會(American Academy of Management)發表的實驗報告讓我想起了一個更早的實驗,那是一個大鼠受到電擊的實驗。第一組大鼠每次受到電擊前都會聽到一聲鈴響;第二組受到電擊前則沒有任何警示。第一組大鼠的狀況總的來講還好。而那些無法預測電擊時機的第二組大鼠則患上了胃潰瘍。員工與大鼠有很多相似之處。

但在有關領導力的文獻中,有關領導者行為一致性很重要的觀點無處可尋。在這個崇尚創造力和顛覆的世界,可預測性被視為一種無趣和缺乏魅力的特質。

幾周前,《哈佛商業評論》(Harvard Business Review)發布了一篇博文,內容是195名全球領導者自己提出的最重要的領導者特質。這是一張多少有點乏味的「素質」列表,包括「道德觀念強」、「注重增長」、「能夠靈活改變觀點」和「致力於持續培訓」等等。可預測性並不在這份列表上。

我能找到的唯一一家公開看重這一特質的公司是谷歌(Google)。由於谷歌喜歡收集數據並對所有領導者持續做出評估,該公司發現一致性是最重要的特質之一。如果老闆前後不一致,員工就無法盡其所能。

在工作中,可預測性的重要性不僅僅是與你的老闆有關——而是幾乎與一切有關。人們聲稱他們喜歡每一天都不一樣的工作,但沒有多少證據能夠支持這種說法。相反,美國的多項研究表明,比起那些工作時間規律的員工,工作時間無法預測的員工壓力更大,幸福度更低。

說到同事,我很可能會告訴你,我喜歡和能讓我驚訝的人共事。但這不是事實。我喜歡的是與讓我感興趣的人共事,根本不是讓我驚訝的人。有一位和我關係很近的同事總是遲到。即使我非常看重準時,我也已經非常習慣他遲到,以至於上周他很早就露面的時候我不是很開心;我稍微有點惱火。

而且這並不是說保持一致是件容易的事。保持一致實際上非常困難。在做媽媽的「一線」度過25年後,我明白了這一點。在撫養我的4個孩子的時候,我嘗試堅持一些我認為很重要的相當基本的原則。比如,所有家庭成員必須每天有一次圍着桌子坐下,在同一時間吃着同樣的東西,沒人盯着電腦屏幕。有一些夜晚我毫不妥協地堅持這一原則。然而上周,我四仰八叉地和我的兒子坐在沙發上,他在吃一塊超市裡買的披薩,在他的iPad上看一些不適宜的內容,而我吃着別的食物,看着別的東西。

可預測性是高級狀態:不可預測性似乎是人類的默認設置。

我剛剛讀到了《今日心理學》(Psychology Today)的一篇文章,這篇文章主張,我們之所以會變成這樣是因為這會讓叢林之中的其他狩獵採集者更難以佔到我們的便宜。

可能是這樣,不過我懷疑我們在工作中不可預測是因為管理本身就是不自然的,我們本身則既軟弱又善變。而且自控不僅很難,還非常可悲地不時髦。

譯者/石斛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