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讀者有話說

美國大選:可憎的候選人vs糟糕的黨綱

讀者夏海寧:美國選民今年面對一個兩難處境。一邊是善於挑動仇恨情緒的特朗普,而他完全不代表共和黨傳統立場,另一邊是會把美國帶向衰退的民主黨黨綱。

2016美國總統大選出現了歷年不曾遇到的難題。美國人通常可以通過選擇總統候選人來表示對兩黨政治立場的態度,選黨與選人基本一致,但今年許多人卻面臨一個兩難處境:人-黨出現分離,候選人並不靠黨綱拉取選票,選票與黨綱脫節。具體地說,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之所以在黨內高票領先,完全與共和黨人的傳統立場無關。或者說,他之所以領先,靠的並不是出色地詮釋共和黨人的綱領。

3月19日Trump在我所在的鳳凰城的競選集會再次張開大嘴,重複了他臭名昭著的幾個觀點。

第一:誇大非法移民對美國經濟和治安的影響,要在美墨邊境修築長城。他宣稱一個沒有牆的國界不是國界,而一個沒有國界的國家不是國家。美國白人的中下層近年來瀰漫著一種盲目的怨恨心理,認為自己的生活質量下降是因為有非法(甚至合法)移民的湧入。特朗普抓住這種心理大做文章,的確有效地迎合了這種尋找替罪羊的心理。事實上,墨西哥移民的湧入,並沒有形成與美國白人的工作競爭,他們進入美國後所從事的職業,和美國白人願意/能夠從事的職業幾乎沒有交集。比如,亞利桑那州的大部分辛苦臟累的工作,如庭院清理、裝修、塗漆、修理屋頂,搬運和修路等,都是由這些墨西哥移民提供的。而自認為有權利有資格享受高質量生活的白人多數並不願從事這些工作。事實上,正是有了這些移民,才使得美國人享受了低廉的服務和產品。並不難想象,如果美國對這些移民禁入,普遍的生活成本會大幅度上升,或者說所有美國人,特別是這些特朗普的擁戴者們的生活質量會大幅度下降。

第二,反對全球化,要懲罰走出國門的美國大公司,聲稱要大幅度提高關稅來懲罰這些公司。當特朗普說,我要將進口關稅提高35%的時候,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在場的他的粉絲們要熱烈鼓掌。難道他們自己不是這種高關稅的受害人嗎?自從經濟全球化開始以來,一種流行已久的低智觀點認為,只要將美國的大公司關在國內,自然能夠解決美國的高失業問題。其實簡單的邏輯是,全球化救了美國的大公司,讓這些公司獲得了空前的競爭力和高額利潤,因為全球化大大降低了這些公司的材料成本,人工成本和營運成本(特別是環境成本)。如果這些公司被關在國內,按照美國的人工成本和營運成本經營,會很快被全球競爭淘汰並倒閉,哪裡談的上什麼增加美國本地的就業?

第三:與反對全球化類似,特朗普拉選票的遊戲之一,是高喊貿易保護主義口號。他的混帳觀點之一,是美國在全球貿易中被其它國家掠奪了。按他的說法,中國是美國的最大掠奪者,而墨西哥是一個小版本的中國。聽上去,其他國家是用槍炮在逼迫美國與他們做貿易。他既反對Nefta,也反對TPP,似乎美國是這些同盟的受害者。貿易自由化給美國帶來的巨量好處無需論證,這些區域同盟組織其實也是美國在推動的,並希望在更自由的貿易中獲得更多的好處。以特朗普的智商,他不可能不明白自由貿易給美國帶來的好處,但他有意喊出這種腦殘口號,明顯是為了迎合美國中下層白人中流行的一種非理性的盲目情緒,這種情緒敵視任何開放和異族,願意隨時把自身的處境困難歸咎於他人、他族和他國。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