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全球經濟

「精神錯亂」的美歐日央行

自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以來,這些央行的政策一錯再錯

據說阿爾伯特•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曾給「精神錯亂」(insanity)下了個定義:一遍又一遍地重複做同一件事,卻期待出現不同的結果。自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以來,世界各大央行從未改變過自己的思路,用它們的實際行動證明了愛因斯坦的正確。

許多市場人士擔心各大央行為了推動全球經濟增長和通貨膨脹即將耗光彈藥。其實不然。日本央行(BoJ)採取了負利率政策,歐洲央行(ECB)擴大了量化寬鬆(QE)計劃,美聯儲(Fed)決定延緩美元利率正常化,這一切都表明政策制定者仍有充足的火力。

所以,問題並不是各央行做得還不夠,而是它們的政策是錯的,而且這些錯誤的政策阻礙了全球經濟恢復平衡。投資者尤其應該擔心的是,政策制定者們沒能從2008-09年危機後全球經濟的欠佳表現中學到以下三大教訓。

首先,如果一個經濟體已經債台高築,解決之道不是往上面堆積更多債務。因此歐洲央行向歐元區銀行付息以鼓勵它們增加放貸的做法——根據其新的定向長期再融資操作(TLTRO)——是失策之舉。歐洲央行在量化寬鬆上是正確的,但同時應利用其身為歐元區銀行監督者所獲得的新權力,推動壞帳加速核銷。意大利銀行貸款有近20%為不良貸款。到目前為止,歐洲央行一直指望量化寬鬆通過削弱歐元來發揮作用。它應該改變策略,利用量化寬鬆來爭取時間,以清理銀行的資產負債表。

其次,當全球消費需求因過度儲蓄而疲軟時,競爭性貶值不會給任何人帶來好處,現在的情況正是如此。日本央行已為這場匯率大戰布下重兵。作為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的經濟戰略,安倍經濟學(Abenomics)的初衷是要打出貨幣寬鬆、財政刺激和結構改革的組合拳。結果過去兩年這一戰略卻造成日元貶值。單從這一點來判斷,安倍經濟學或許算得上成功——由於日本央行寬鬆的貨幣政策,導致日元被嚴重低估,交易員正在爭相吸納日元。

但實際上日本央行的政策就像歐洲央行的一樣考慮欠妥。日本最大的經濟失衡在於過多的收入流向企業,而企業則坐守金山,既不投資也不返回給股東。日元貶值令這一問題更加嚴重。匯率貶值通過提高出口收入,推升進口價格,將更多家庭收入轉移到企業部門。因此,對於近期日元的回升,日本央行應予以歡迎。

不幸的是,該央行等了太久,以致做不了正確的事情。對日本來說,現在的問題已經不是金融危機是否會發生,而是金融危機何時會發生。對於一個奮力應對物價下滑的經濟體而言,儘管聽上去不大可能,但這場危機會以通脹的形式出現。當日本的銀行沒有了可以賣給日本央行的政府債券、從而迫使央行增加從保險公司和其他非銀行金融機構購買資產的時候,就是危機爆發之時。其結果是廣義貨幣快速擴張,與實體經濟增長不匹配。這會讓國內投資者感到不安,促使資金向美國國債和其他海外資產轉移,從而壓低日元。如果危機在未來一兩年到來,以世界其他地方的疲弱狀況,將無法承受衝擊。

第三,危機後的緩慢增長表明,從長遠來看,對過去的過度行為進行短暫、有力的調整和清理比曠日持久地試圖維持經濟現狀要好。美聯儲本應該堅持在2016年加息4次的計劃,而不是擔憂加息可能損及世界其他地區,或者資產市場可能興風作浪。積極的國內經濟趨勢,尤其是強勁的就業市場會證明更高的借貸成本是合理的,這樣的樂觀訊息會給美國消費者注入信心,使他們願意把因為油價下降而省下來的錢花出去。

簡而言之,歐洲央行、日本央行和美聯儲在本月錯失了一個進行亟需的路徑修正的絕佳機會。結果是,歐元區和日本依然脆弱,美國也沒有最大化利用大有改善的經濟基本面,因此全球經濟依然極為不平衡,這很危險。今年世界或許又能勉強對付過去,但各大央行未能消除可能使2017年成為災難性的一年的風險。

本文作者是朗伯德街研究(Lombard Street Research)首席經濟學家

譯者/何黎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