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香港

從特朗普崛起看香港本土派

艾理堂:香港本土派和特朗普的支持者們在做着類似的事:把選票投給理念乃至行動都更激進的新鮮政治面孔。兩地異軍突起的「憤怒草根右翼」都想創造自己的歷史。

似乎沒有什麼理由,能讓香港本土派和唐納德•特朗普互相留意彼此的存在。不過,這位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大熱門,倒像是一面鏡子,遠距離映射出香港本土派的另一面。

2月底以來,在相隔萬里的東西半球,膚色不同、語言各異、但政治光譜相近的兩個群體——香港本土派和特朗普的支持者們——都在做着類似的事:把選票投給理念(乃至行動)都更為激進的新鮮政治面孔。兩地異軍突起的「憤怒草根右翼」多由對現狀不滿的年輕人和基層人士構成,他們稱維繫多年的「兩黨(派)」博弈模式令人窒息,宣布要打破僵化的舊有權力圈,打造屬於自己的歷史。

在美國,自「超級星期二」以來的多場黨內初選塵埃已定。截止北京時間本周三晚,特朗普共贏得461張選舉人票,逐漸拋離第二位極端保守派茶黨代表克魯茲。共和黨傳統精英一度寄予厚望的溫和派候選人如傑布•布什和盧比奧紛紛落馬,幾無還手之力。隨着特朗普本周拿下密歇根、密西西比和夏威夷,其獲黨內提名之路似已暢通無阻。但有共和黨選民指出,為阻止特朗普成為總統,他們寧願在大選中投票給希拉里;也有美國海外選民在接受大陸媒體採訪時稱,如特朗普當選,他會申請移民中國。

在香港,挾2月8日晚「旺角暴動」帶來的曝光率,在「本土國師」陳雲及黃毓民等激進本土派的支持下,之前名不見經傳的本土民主前線候選人梁天琦(見上圖)突然發力,成功於新界東議員補選投票中,獲得超過15%的選票(共計超6.6萬張)。短短一百多天里,在去年11月香港區議會選舉中慘敗而歸的激進本土瞬間「鹹魚翻生」,儼然成為香港親政府建制派和反建制泛民派之外的第三支力量。以「城邦自治」乃至「香港建國」為最終政治目標的候選人獲得民眾如此支持,這大概是香港開埠以來第一次。有建制派支持者大失所望,直稱補選結果預示「香港氣數已盡」。

本來二者貌似風馬牛不相及,但細心觀察之下,卻能看到一些有趣的相似之處。兩地新紮政治明星的頭號競爭對手,首先是那些政治光譜上與自己最接近的一系:特朗普已被眾多黨內精英視為可導致共和黨分裂的罪人,而陳雲也在其Facebook頁面逐一列出本土派的敵人,泛民位列第一。

另外,上述二者的重要主張中,最能吸引眼球且引來批評的言論,當屬「通過排外才能重塑輝煌」的民粹式呼籲:特朗普的攻擊對象包括伊斯蘭世界和近鄰墨西哥(及其非法移民),本土派則自始至終都以大陸移民乃至北京政府為標靶。(陳雲上周曾在其Facebook頁面轉發一貼,原作者稱「建國派九月選舉口號,應着重尋回香港人的榮譽感,『We will make Hong Kong great again』」。如果本土派沒有哪怕參考一點點特朗普,那只能說他們真是心意相通。)

但這些都還不是最重要的。

共和黨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學者查爾斯•默里在分析特朗普興起的社會根源時曾表示:「(代表了白人工人階層態度的)特朗普主義作為一種現象,它的核心事實是整個美國工人階層有正當理由對統治階層表示不滿。在過去半個世紀的經濟增長過程中,工人階層實際上沒有得到任何好處。」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