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全球經濟

分析:G20上海會議並非乏善可陳

G20上海會議未就全球可能陷入衰退的局面提出新倡議或協同應對計劃。但這次會議仍有一個亮點:中國匯率政策未受到批評,這會令中國有更大意願避免人民幣大幅貶值。

全球政策制定者會議很容易被指責毫無成果,上周末的二十國集團(G20)會議就屬於這種情況。根據部分數據和許多預測者的說法,我們似乎正開始滑向一場全球範圍的衰退。然而G20會議沒有針對這種令人沮喪的局面提出任何新的倡議或協同應對計劃。

出席這次上海會議的大人物們只是老調重彈,說些有必要進行全球協作、推行更積極財政政策和加大基礎設施投資之類的話。他們甚至無法就如何看待發達市場最新推行的負利率貨幣政策達成一致看法。

不過,人們又能指望有什麼實質性結果呢?比如說,在外匯市場協同干預的做法從來就不太可能出現。正如英國《金融時報》旗下宏觀研究服務Medley Global Advisors提醒我們的,在中國的政策圈子裡,廣場協議(Plaza Accord)依然是禁忌字眼。即便是單邊干預,眼下也只有日本在考慮,干預的目的是應對日元升值,但只有在國內工業界巨頭呼籲這麼做(目前並沒有)的情況下,日本當局才會實施干預。

對於取消財政緊縮政策的呼籲也不要看得太認真——這些反覆出現的呼籲主要來自美國,大部分針對德國。解除緊縮當然是好事。然而首先,為了應對難民危機,德國的公共開支無論如何都會增加。其次,一個G20成員國能對另一個成員國施加的友好脅迫是有限度的,尤其是在非危機時期。畢竟,提醒大家當前形勢比2008年時好得多的不是別人,正是美國財政部長傑克•盧(Jack Lew)。因此,根本就不存在想要採取一些大膽的新行動的政治意願。

這次G20會議中一個真正重要的成果與中國、尤其是與人民幣有關。毫無疑問,北京方面很高興其匯率政策沒有受到批評。雖然中國官員並不總是言行一致,但這種得到全球支持的信號只會加強他們避免人民幣大幅貶值的意願——人民幣一旦大幅貶值,就真的會引發全球貨幣戰爭,給全球增長造成非常壞的影響。

根據Medley Global Advisors的判斷,中國避免人民幣大貶值的意願已是相當強烈。如果資本外流再度加劇,中國在人民幣自由化之前,將會實施比現在嚴厲得多的資本管控。目前市場緊盯著人民幣匯率每日中間價,但人民幣今年迄今貶值幅度還不到1%。北京方面還有相當多的政策工具可以用來穩定匯率波動,給投機者以重擊。

談到損失,今年開頭的市場波動無疑讓許多投資者受損。但在過去兩個星期,市場已經形成更為積極的氛圍。有關石油市場減產的討論儘管為時尚早,但也起到了作用。市場不再對每一項中國數據都緊張兮兮也有幫助。但最大的積極影響是美國經濟的持續恢復能力。

美國也並不是一切良好,第四季度以疲弱的狀態結束(即使是這個季度,增長率也在最近上修至1%)。然而,就業、零售銷售、耐用品訂單甚至製造業產出等環節最近都相當強勁,亞特蘭大聯邦儲備銀行(Atlanta Fed)的國內生產總值跟蹤指標(GDP tracker)預示,今年第一季度美國經濟增長率至少在2.5%。然而,美聯儲最早也要到6月才會再次緊縮銀根,而歐洲央行(ECB)和日本央行(BoJ)則可能增加寬鬆力度,前者最快會在3月進行,後者可能也是如此。

除了發達市場的政策走向對經濟有支持作用以外,一些地緣政治和新興市場因素也構成利好。在伊朗選舉中,希望開放經濟的溫和派取得勝利。敘利亞暫時停火。阿根廷和債券「釘子戶」達成了協議。這些在一兩周以前似乎都不太可能實現。

當然,風險依然很多。假如經濟或市場(或者二者同時)再陷入一場低迷,全球政策制定者也許無能為力,這本已是今年的一個主題,並且隨時可能重新抬頭。但即使政策制定者並不總是成竹在胸,或者選擇不做多少事情——比如這次的上海會議——投資者斷定他們的工具箱空了也依然是輕率的。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