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香港

一位香港85後的從政之路

香港民主黨區議員袁海文:金錢對我的滿足感有限,而服務社會的那份滿足感令我決志從政。如前輩所言,「如果你覺得黑暗,不參與才真正令政治更黑暗」。

香港是一個金錢挂帥的社會,許多人說錢不是萬能,但沒有錢就是萬萬不能。許多朋友問我,我在理大修讀雙學位課程,取得特許財經分析師資格後,理應走進商業社會發展,專心賺一桶金,成為中環的上班一族,可穩穩定定地生活。金錢與理想,兩者抉擇,坦白說,我不敢輕言只選擇理想,但金錢對我的滿足感有限,足夠便可。相反,服務社會及見證工作成果的那份滿足感,令我決志從政,走出小區實戰。

從政的啟蒙

一個好的社會政策,是能夠保護社會不同階層的。從讀書時期開始,我已有所體會。雖然我出身平凡,並非富裕的家庭,升中時,有幸派第一志願的拔萃男書院(下稱「男拔」)。而當時男拔仍未轉作直資學校(香港的中學分為三類,一種為政府資助的中學,一種為直資中學,即政府按照學生人頭津貼一部分,餘下的部分則由學校或學費補貼,第三種為私立中學,沒有收取政府任何資助,全由學費支持學校運作),我們無需交學費,縱使家境普通的學生,也不會因負擔不來而無法入讀。但當我將畢業時,母校卻申請轉為直資中學,當時我們一眾舊生極力反對,因為我們都擔心一些來自基層家庭的學生,從此會因無法繳交昂貴的學費而失去入讀的機會, 亦有不少舊生擔心母校變成貴族學校。

男拔讀書期間,我深深記得男拔教我們的精神為「Best of the Best」(最好中的最好),而所說的「最好」不是以金錢多寡、身份尊貴與否或所擁有地位來衡量,所說的是誠信,是身體力行地去付出、奉獻社會。最終我們無法改變學校變成直資的命運,但也令我加深了一種想法,我們希望社會變得更好,必須身體力行、義無反顧地為小區「搏盡」,哪怕是一次、兩次不成功,甚至十次、二十次。

除此,記得讀大學期間,我曾去法國交流,當時需要搭火車前往目的地,恰巧遇上法國火車工人的工潮,他們正捍衛自己的退休保障權益,人們都義無反顧走出來,令我深受打動,也為我立志從政種下了根。

去年香港經歷雨傘運動,爭取普選之路遙遙無期,不少年輕人都感到很灰心。坦白講,這問題曾在我心中盤旋,什麼都爭取不到,從政者不是很灰心嗎?

我卻從兩位民主黨的前輩身上,解開了這種想法,也是我決定加入民主黨的原因。一位是何俊仁,一位是劉慧卿,他們均在政治上有不少堅持,立場堅定,默默為香港付出。這一代的政治人物,均將人民利益放於首位,我見證着他們無私奉獻,從不計較,深受感動。何俊仁曾說,許多人覺得政治很黑暗,他卻認為「如果你覺得黑暗,不參與才真正令政治變得更黑暗,所以呼籲有想法、有承擔的年輕人,如果希望社會變得更好,一定要起而從政」。也因為這份感動,我決定加入民主黨,走上從政之路。

從政不可放棄原則

為了參與政治,我決定由區政做起。雖然現時香港的區議會多屬諮詢架構,但政府的政策,還是無法逃避地區諮詢,從地區上監察政府如何使用公帑、更改土地用途等議題,一樣重要,正在不知不覺間影響市民的生活,議會仍有其存在價值,區議員最重要也是在監察政府,為市民發聲。我不知道我的聲音有多大,但我知道,我的聲音是為市民而發。去年11月區議會選舉,我有幸勝出,成為區議員,前輩的教導及自己為何選擇從政的原因,無論何時,我都會銘記,「以卵擊石,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方。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地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這邊。」(註:出自日本知名小說家村上春樹獲頒耶路撒冷文學獎時的演說。)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