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澳大利亞北部開發倚重中國投資

中國早已超過美國,成為澳大利亞最大的外資來源國。房地產業、製造業及其他行業項目審批金額達到了270億澳元。但是,公眾對經濟日益依賴中國感到擔心。

在17公頃新開闢的處女地上,特里•奧康納(Terry O』Connor)的神情彷彿一位自豪的父親。這位澳大利亞北領地(Northern Territory)達爾文港的首席執行官被授予了一項工作,即監督中國嵐橋集團(Landbridge)雄心勃勃的擴張計劃。去年10月,該集團支付5.06億澳元(約合3.68億美元)簽下了一份長達99年的租約,營運和開發達爾文港。

如果一切按計劃行事,這塊荒蕪的土地上不久後將上演熱火朝天的建設活動,達爾文港的碼頭區會擴大到原來的兩倍,以容納更大的船隻和更多冷藏設施,支持澳大利亞這個基本被忽視的角落發展對外貿易聯繫。

「我們的業務必須至少擴大為之前的三倍,才符合這樣的擴建規模,」奧康納說,「我們是預判需求而進行建設,並非反應式建設。」

對於支持者而言,上述租賃交易提供了一個機遇,可以向增長中的亞洲市場開放這一港口。然而批評者認為,這一步邁得太遠了。

先是防務智庫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稱,這家總部位於山東省的公司與中國人民解放軍(PLA)存在聯繫。鑒於達爾文港附近的海軍基地駐紮著一支美國海軍陸戰隊部隊(這一部署消息2011年宣布時,曾惹惱了中國政府),這是一個特別具有爆炸性的說法。嵐橋集團否認與中國軍方存在聯繫。

接著,當傳出消息稱該交易未經過澳大利亞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FIRB)的全面審查時,出現了更多的批評。澳大利亞的戰略盟友美國也對這筆交易沒印象,促使美國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在去年11月對澳大利亞總理馬爾科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說,「下次知會我們一聲」。

這種強烈反對,不但有惡化對華關係的危險,而且可能破壞特恩布爾政府的一項雄心勃勃的計劃——啟動對該國人煙稀少的北部地區的開發。該計劃對於澳大利亞政府實現經濟再平衡的抱負極為重要。面對一代人以來最嚴重的大宗商品價格下滑,澳大利亞經濟正在放緩。

澳大利亞北部地區——橫跨昆士蘭州(Queensland)、北領地和西澳大利亞州(Western Australia)等各州——土地面積為全國總面積的40%,人口卻僅為全國總人口的5%。面對2016年大選的特恩布爾,希望增加對亞洲的服務和農業出口。為此,他需要在北部新建公路、鐵路和港口基礎設施。如果他的計劃成功了,經濟活動將從西澳皮爾巴拉(Pilbara)的採礦中心擴展至地形崎嶇的北部。

澳元走低有利於促成這一轉型,但中國及其鄰國日本與韓國的投資和市場準入對於實現他的計劃至關重要。

「北部剛剛開始顯出發展潛力,因為在歐洲殖民以來的200年間,那裡現在第一次出現一個正在開放的市場,」澳大利亞貿易與投資部部長安德魯•羅布(Andrew Robb)說。

大宗商品危機

在中國城市建設對鐵礦石和煤炭等硬商品的巨大需求的刺激下,澳大利亞享受了長達十年的經濟繁榮。但如今,中國經濟放緩導致鐵礦石和煤炭價格較2011年最高點下跌50%以上,這使澳大利亞兩種出口最多商品的價值降低,影響了公司盈利和國家預算。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