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香港

騷亂後,香港民主何去何從

香港民主黨深水埗區議員袁海文:傷口未曾痊癒,不滿情緒卻不斷升溫。這次無論示威者的暴力如何被譴責,香港特區政府的支持度並沒有因而增加。若兩極化越來越嚴重,可能出現更激烈的衝突,輸的將是香港市民和社會。

農曆新年旺角騷亂,香港人有太多的情緒和複雜的感受,黑白對錯混在一起。這邊見到新聞播着警察被襲,逼得警察用槍指向示威者和向天開槍,那邊又看到記者們採訪時被示威者和警察襲擊。有人同情示威者,亦有人同情警察。有人譴責暴力,認為無論如何也不應該為施暴者開脫;有人卻認為更應該譴責香港政治制度的暴力。有人認為擲磚頭等暴力行為已超越香港人的底線,有人卻認為與外國示威者相比,擲磚頭不算什麼。有人認為在「高牆與雞蛋」之間,應永遠站在雞蛋那邊,有人認為已經是「高牆與磚頭」。結果,這個農曆新年製造了更多的對立,社交媒體里歡迎「解除好友」的言論隨處可見。

香港人都清楚騷亂背後不只是單純的小販管理問題,而是免費電視發牌、雨傘運動、網絡二十三條、高鐵和三跑超資及撥款、銅鑼灣書店等。這些全都沒有讓人滿意的結果,傷口沒有痊癒過,不滿的情緒卻不斷升溫,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彷彿失效,大家都在嘗試尋找不同的出路或路線,迎來的是沒有最激只有更激的抗爭。然而武力抗爭不但讓社會焦點轉至騷亂和暴力,亦不能凝聚爭取民主的溫和力量,大家看到的只是仇恨,即使是同情這次騷亂示威者的人,又有多少將來會付出代價,走出來參與武力抗爭?

但無論怎樣,最有能力解決當下困局的還是政府及一眾建制派。這次無論示威者的暴力如何被譴責,政府的支持度並沒有因而增加。五十年前,天星小輪加價引發了1966年九龍騷動,其後更引發六七暴動。民建聯資深立法會議員譚耀宗認為,雖然現在與當年不同,但當年港英政府用高壓手段,激發民族情緒仇恨。而親身經歷六七暴動的另一民建聯資深立法會議員葉國謙指出,雖然六七暴動與旺角騷亂不能比較,但當時也見到示威者被警察追打。很多爭取民主的市民,現在正在經歷當年左派所經歷的事情。政府高高在上,完全不回應民意,警察則用暴力對待示威者和記者。

但不同的是,當年發生騷亂和暴動後,港英政府認真對待,成立由大法官主持的調查委員會查究原因,得到報告後重新檢討,不單靠強硬手段,也同時採取懷柔政策,更大刀闊斧推出各項公共政策,如九年免費教育、增加公共房屋及成立廉政公署等時至今日香港人仍然非常肯定的德政。但今日政府和特首梁振英的處理手法,除了定性是暴亂,表示絕不能姑息暴徒外,卻不見態度或行動上有絲毫更改,反而更多的是鬥爭式回應,這讓關心和愛護香港的人感到非常無奈和無助。

將來的民主路何去何從?我作為議員,一直深信,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則才是健康社會的出路,我亦會於我的社區工作中奮力堅持。當下正迎來二月底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新界東有近一百萬登記選民,是對香港前路如何走的大型民調。這次參加補選的候選人包括了香港政治團體的不同光譜:民建聯所代表的傳統保守建制路線,公民黨所代表的傳統泛民和平理性非暴力路線,及本土民主前線所代表的激進武力抗爭的路線等。除了公民黨能否為傳統泛民守住議席外,過往沒有出來投票的市民會否出來投票,及激進武力路線的得票等亦會很受關注。

補選過後,緊接着是今年九月的立法會選舉及明年三月的特首選舉。這段時間,相信北京和香港政府的態度不單不會改變,更希望奪取議席,讓非建制派失去否決權。兩極化的格局只會越來越厲害,亦可能出現更激烈的行為和衝突,民心和民主運動有變得支離破碎的風險。若真如此,輸的是大多數香港市民和社會,贏的是一小群充滿權力欲的野心家。

(本文作者於香港2015年區議會選舉[深水埗荔枝角中選區]勝出,為香港民主黨歷年最年輕司庫,特許財經分析師。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責任編輯郵箱: haolin.liu@ftchinese.com)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