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企業

中國企業海外併購潮的債務陰影

許多自身負債纍纍的中國企業之所以能在海外大舉收購資產,是因為有中國政府的資金支持。如果這種支持減弱,那麼被收購的公司可能會面臨被母公司「抽血」的風險。

發起迄今最大一宗中國企業境外收購案的中國化工(ChemChina),是中國企業海外收購大軍中的一員。這支大軍中的企業都負債纍纍,卻引領著「中國公司」(China Inc)的海外資產收購,其收購行動的財務可持續性引起了外界的質疑。

分析師表示,中國化工和其他多家實施了中國部分最大海外投資的公司都負債極高,若不是得到中國政府的資金支持,這些收購將很難完成,或者代價將高得難以承受。

出價438億美元收購瑞士企業先正達(Syngenta)的中國化工,其財務狀況十分糟糕。去年第三季度,中國化工的凈虧損達8.89億元人民幣;總債務達到1565億元人民幣(合240億美元)。2014年底,該公司的債務達到息稅折舊及攤銷前利潤(Ebitda)的9.5倍,國際上的標準是,債務達到Ebitda的8倍就算槓桿過高。

然而,信用評級機構惠譽(Fitch)的董事卡萊•皮萊(Kalai Pillay)表示,中國化工是中國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簡稱:國資委)下屬企業,這保證其可以「無限制地從國有銀行獲取資金」。

但先正達和其他被收購企業面臨一種危險。皮萊表示,如果中國國有銀行體系對海外收購的支持開始減弱,那麼這些高負債的母公司就可能壓榨新收購子公司的紅利,用於修復自身的資產負債表。

就中國化工而言,這種擔憂因為該公司大面積撒網的收購模式而加劇,這種模式引起了人們對其戰略重心到底在何處的質疑。中國化工的核心業務包括石油、殺蟲劑和動物飼料,但其近來以79億美元收購了義大利輪胎製造商倍耐力(Pirelli),並同意以10億美元收購德國機械集團克勞斯瑪菲(KraussMaffei)。

「中國公司」海外收購活動的戰略佈局和可持續性引發的質疑並不止於中國化工。國有法人蔘股的、處於虧損中的中國機械企業中聯重科(Zoomlion),上月以33億美元洽購美國對手特雷克斯(Terex)。該公司的總債務為Ebitda的83倍。

「中聯重科提出收購是無奈之下走的一著險棋,目的是為了保住自己的行業地位,」皮萊表示。

2015年6月,連續發起收購的中國企業復星國際(Fosun International)的總債務為Ebitda的55.7倍。去年,復星在6個月里斥資65億美元收購了18家海外公司的股份。該公司不僅已將地中海俱樂部(Club Med)和太陽馬戲團(Cirque du Soleil)等知名品牌收入囊中,還收購了德國私人銀行Hauck & Aufhaeser等一系列其他資產。

類似的是,中遠控股(China Cosco Holdings)以3.685億歐元收購比雷埃夫斯港務局(Piraeus Port Authority)獲得希臘當局批準,這個備受關注的消息宣告了一家負債纍纍的企業將收購另一家負債纍纍的企業。去年9月,中遠控股的總債務為Ebitda的41.5倍,但它已承諾對這個希臘港口投資5億歐元。

中糧集團(Cofco)的總債務為Ebitda的52倍。不久前,該集團與來寶集團(Noble Group)達成了一項協議。根據該協議,中糧集團的子公司中糧國際(Cofco International)將以7.5億美元收購來寶集團持有的中糧來寶(Noble Agri)股份。光明食品(Bright Food)的總債務為Ebitda的24倍。去年,光明食品以12億美元收購了早餐食品公司維他麥(Weetabix)。

投行花旗(Citi)的新興市場首席經濟學家戴維•盧賓(David Lubin)表示,從國內經濟放緩中抽身,轉向海外市場淘金,是中國企業對外收購活動大增的動機之一。

近幾十年來,由於人們普遍認為人民幣被低估,再加上國內資本回報率很高,中國企業基本上滿足於賺取人民幣收入。

「如今這一切都已改變。國內的資本回報率下降了,人民幣也不再明顯被低估,而資本帳戶已放開,讓中國企業能夠對外投資,」盧賓表示。

譯者/邢嵬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