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生活時尚

巴黎的年味兒比北京濃

陳楠:家裡愛熱鬧的小朋友,帶我一起重拾兒時過春節的快樂。巴黎中國城的春節盛裝大遊行格外熱鬧,有警方負責開道,很多巴黎本地人也盼望這一天。

每年快過春節時,我都會想起我媽那句關於過節的名言:「這節啊,過的就是孩子」。這其實說的就是一家人團聚過年,如果家裡有小朋友,才會更有「年味兒」。仔細想想,我在海外生活的這十幾年,有超過一半的春節是在異鄉度過的。結婚生子前,在國外過春節,就是和朋友們一起吃頓年夜飯,然後給家裡的親朋好友打電話拜年。大年夜一過完,好像春節也就過去了。這寡淡的春節和我兒時過年的熱鬧勁兒真是差得太遠了。

小時候過年是從臘月八號開始的(臘月八號就是陰曆12月8號,北京話叫「臘八兒」)。那一天,院子里的小朋友們都會幫家裡的大人剝蒜,剝好的蒜用來泡臘八兒醋。張大爺家臘八兒醋裝了瓶,何奶奶家臘八粥也煮得了。接著,從臘月二十三這天過小年開始,就算進入了緊鑼密鼓的「過節倒計時」。「二十三,糖瓜兒沾;二十四,掃房日;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炖羊肉;二十七,殺只雞;二十八,把面發;二十九,蒸饅首;三十兒的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這首兒歌里描述的,就是我小時候過節的熱鬧圖景。大年初一一睜眼,洗漱乾淨,穿上里外一新的漂亮衣服,就要給家裡的長輩父母拜年,然後長輩給發壓歲錢。從初一到大年十五,親朋間拜年,趕廟會,家宴也不斷。

這樣富有人情味兒,又承傳著老輩們過節習俗的春節,好像離我們越來越遠了。不論是在國內還是在海外,大家都在無奈又不解地抱怨著:「怎麼過節越來越沒有『年味兒』了呢?」我也曾是「年味喪失症」的一個「患者」。直到家裡有了兩個喜歡熱鬧,熱情百倍地對待每個節日的小朋友,我才重拾了小時候過節的那種歡欣。不知是被孩子們感染的,還是我想通過慶祝一個個傳統的中國節日,讓他們感受到中華文化的精髓,反正我們家在異國他鄉慶祝的春節終於有了久違的「年味」。

住在巴黎這幾年,差不多每年春節爸媽都會在這裡和我們一起過年。我們一家三代過節,從年夜飯的籌備開始:有幾道我家祖傳的「春節待客菜」,因為製作工藝講究,需要的工序也多,所以一定要提前準備出來——夾韭菜豬肉餡的「炸螃蟹蓋」、裹著素什錦餡的「咯吱盒」 、還有薑絲肉和蛋餃,各樣都要做出很多。雖然在巴黎不會有很多親朋好友上門拜年相聚,但爸媽過年的傳統是不變的,這些盛在大瓮小盆中的「待客菜」更像是他們給小輩們上的一堂傳統文化課。

「待客菜」做好,家裡廳堂洒掃完畢,就輪到我帶著父母和孩子們去「中國城」採買年貨了。在海外居住的十幾年間,我去過的中國城不少,但就屬巴黎的中國城最有規模,貨品也最正宗齊備。巴黎城裡有三個「中國城」:城東的「美麗城」(Belleville)和瑪黑區(le Marais)的中國城比較新,街上大都是溫州老闆開的各式各樣的店鋪。而位於巴黎城南13區的中國城歷史更久些,這裡被稱為「小亞洲」——住在這裡的老華僑,除了中國人,還有越南、柬埔寨和老撾人。我和爸媽喜歡在13區的中國城辦年貨,因為這個被稱為「舒瓦西三角」(Triangle de Choisy)的中國城是真正意義上的「城中城」,幾條主幹道上掛滿了節日的彩旗和燈籠,還有繁體字寫的各種新年祝辭。一眼望不到邊的大型華人商場里,擠擠插插地全是來辦年貨的人,結帳交款時,大家都會互道聲「過節好」。除了供應完備的年貨,商場還專門辟出室外大棚,裡面賣各種吉利花卉。我們通常會買上幾株紅掌,再捎上幾枝高挑的桃花。在巴黎的中國城置辦過幾次年貨的爸媽,由衷地說過:「這裡的年味兒真是比咱們北京還濃呢!」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