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FT大視野

下一代的巴菲特會是一種超級算法嗎?

人工智慧已經引起金融業的巨大興趣,有金融人士認為,一台能思考、學習、從事交易的電腦甚至將使當前的超高速、超複雜的投資算法看起來過時——而且有可能使人類基金經理成為多餘。

將近30年前,在給崇拜他的投資者的年度致信中,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嘲弄了一種開始在資產管理業嶄露頭角但不易察覺的新趨勢:電腦時代。

1987年,巴菲特在年度致股東的信中笑稱:「在我看來,晦澀難懂的公式、電腦程序或者顯示股票和市場價格變化的閃爍信號都不會帶來投資的成功。」但這位以長遠戰略思維著稱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Berkshire Hathaway)董事長,也許低估了重塑投資的一股巨大力量。

計算機運算能力的巨大進步徹底改變了現代生活的方方面面,金融市場也不例外。全球最成功的對沖基金如今都在招募計算機科學家,而非經濟學家和擁有MBA學位的投資銀行家。甚至連古板的、管理著大量嬰兒潮一代和石油國家儲蓄的共同基金,現在都在急切地利用現代計算機技術和複雜的數學模型帶來的「量化」技術。

此輪金融科技「軍備競賽」的下一個前沿是人工智慧(AI)。人工智慧研究取得的進步已經引起了金融業的巨大興趣,有金融人士認為,一台能思考、學習、從事交易的電腦甚至將使當前的超高速、超複雜的投資算法看起來過時——而且有可能使人類基金經理成為多餘。下一代的巴菲特會是一種超級算法嗎?

世界最大的一些資產管理公司都在押注人工智慧。人工智慧從事投資或許聽起來有些異想天開,但正如科幻作家威廉•吉布森(William Gibson)所言:「未來已經到來,只是分布不均。」2012年,世界最大的對沖基金集團——橋水公司(Bridgewater)挖走了IBM人工智慧部門沃森(Watson)的負責人;去年,貝萊德(BlackRock)與另一家使用量化模型的快速成長的對沖基金Two Sigma延攬了兩名前任谷歌(Google)頂級工程師。獵頭表示,計算機科學家如今已成為金融業最炙手可熱的財富。

量化投資界人士在談及機器取代人類基金經理的前景時很淡然,指出完全的人工智慧仍很遙遠,而人類智慧仍發揮著關鍵作用。但這些資產管理電腦狂人的自信是確定無疑的。在金融市場,早已經有準人工智慧交易策略發揮了奇效,而他們預測,未來是屬於這類策略的。

「投資界面臨的挑戰是,人的智力比100年前沒有什麼長進,人們很難用傳統方式在大腦中處理全球經濟的所有訊息,」Two Sigma聯合創始人戴維•西格爾(David Siegel)去年在一次會議上說,「人類投資經理無法打敗計算機的時刻最終將會到來。」或者,正如探員史密斯(Smith)在《黑客帝國》(The Matrix)中更簡潔地表達的:「絕對不要讓人類去干機器的工作。」 Two Sigma是一家使用計算機技術的領先對沖基金。

機器學習曲線

羅殷(音)第一次學習編碼是在11歲,是在他父親1985年去西德出差帶回一台二手蘋果II型(Apple II)電腦之後。但在他的家鄉——黑龍江省伊春市——買不到任何遊戲。於是,他自學編程,並製作了一款簡單的「坦克世界」遊戲。在遊戲中,玩家可以擊落隨機生成的飛機。

這是一項艱苦的工作。由於電腦記憶體不足,每當程序編碼變得過於複雜時,電腦就會崩潰。沒有軟盤,於是他就學會了如何在磁帶上存儲數據。「我真的只是想搗鼓點什麼玩玩,」羅殷回憶說。

但這方面的經驗帶來了回報。如今,他已是華爾街不斷增多的、探索計算機科學尖端技術的高智商人士中的一員。羅殷在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擔任首席「量化分析師」(quantitative analyst,簡稱quant),他的團隊為德銀開發了一套人工智慧算法,可以自主搜索金融系統尋找投資機會,分析大到不可思議的數據集以發掘可盈利模式並提供給客戶。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