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舊文重讀

香港年輕人為何不會沉默?

香港民主黨區議員袁海文:三項年輕人的特質,加上三項社會環境因素,令香港年輕人參政動力不斷累積。若政府不響應社會要求,將失去一代又一代年輕人的支持。

近年,香港年輕人對社會現況很不滿,越來越多年輕人以不同方式參與政治,包括公共討論、社會運動、參選議會等。這股動力,從2009年高鐵撥款、菜園村出現抗爭起,便如雪球般累積,推動越來越多年輕人出一份力。學生組織如學民思潮推動反國教、雨傘運動;年輕專業人士如醫生、律師、心理學家、社工、財經界等紛紛組成論政團體;更有不少年輕人不介意低薪,投身成為全職議員助理,又或加入政黨,花上數以年計的光陰和精神,參與政治工作,甚至出選。在剛結束的區議會選舉,便有不少年輕人勝出的例子。

三項年輕人的特質,加上三項社會環境,讓年輕人留意社會時事及參與政治的動力不斷累積。

年輕人特質:

第一,年輕人更多追求物質以外價值

香港樓價高企,很多年輕人買不到房子,但也會追求物質以外的價值。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於雨傘運動後發表的財政預算案,便指出:「香港人,特別是新的一代,在物質生活以外,更加『渴望心中富有』,這是社會成熟的表現。」

上世紀80-90年代,人們以李嘉誠為偶像,祟拜其創業成功成為大亨,老一輩希望子女們安穩打工買樓結婚,而這一輩的年輕人,更多追求金錢以外的理想。有很多媒體報導不同年輕人追夢的故事,目標都不是要賺多少錢,而是其他經歷如環遊世界、到沙漠及極地完成馬拉松、9優狀元棄厚職追夢開巴士等,與筆者同是區議員的黨友鄺俊宇更堅持追夢,成為網路當紅作家。

第二,整體教育水平提高,設立通識科文憑考試,新一代更具分析力及批判力

在1981至2011年這30年間,具專上學歷(非學位)的市民比率,由2.6% 增至8.5%,具大學學位的比率,則由2.5% 躍升至16%。回歸前,殖民地政府採取「行政吸納政治」,主動吸納香港本土的華人精英進入行政決策結構中,所以大多市民對政府所說的所做的都是順從和信任。但近年,隨著整體知識水平提高,政府所說的不再是權威。就如去年暑假髮生的公屋鉛水醜聞,無論是政府公布驗水方式或補救方法,都備受民間專業人士和學者質疑;又如《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網民擔心言論自由被剝奪,引起廣泛關注,民間團體逐點指出政府草案的問題,並建議其他解決方案。雖然政府仍然堅持原有方案,但官員也承認網民功課做足,熟讀相關條例。

而數年前香港教育制度改革,高中文憑試增加了通識教育科為必修科目,幾乎每年考試題目都涉及政治,例如有關政黨政治、立法會「拉布」、反特首梁振英遊行和新聞自由等。老師和學生為通識考試作準備時,更需要了解社會時事,以取得好成績,這也培養了新一代的分析和批判能力。

第三,創意及善用社交媒體和網路,讓年輕人容易接收訊息

年輕人善用網路,能夠以快速及有趣的方式響應社會發生的各種事件。在網路上更有不少二次創作,以改圖、拍片、改歌詞等形式,嬉笑怒罵諷刺社會各種情況,讓一些時事和艱深的議題變得更貼身。

如「厚多士事件」,操鄉音的香港婦人因為被指在港鐵車廂霸佔座位及於車廂進食,被一名女乘客出言阻止,引起罵戰,不斷重複罵女乘客「你好多事」,因其口音帶鄉音,遭惡搞成「你厚多士」,創作不同有趣的影片及圖片發放,讓更多年輕人關注。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