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2016:投資者不得不防的「尾部風險」

所謂「尾部風險」,是指那些容易被忽視、但後果很嚴重的衝擊。FT編輯嘗試推演一系列機遇與風險並存的情境,或許最終發生幾率很小,但對於專業投資者而言,這都是必不可少的參考。

想象一下全球最大產油國沙特發生革命的後果。原油價格將不再升至每桶100美元以上了嗎?或者想象一下,同時發生多起在2.1兆歐元規模的義大利主權債券市場上拉響警報的事件——比如,在馬泰奧•倫齊(Matteo Renzi)政府垮台的同時,60萬人為了躲避維蘇威火山(Vesuvius)爆發而疏散——結果會怎麼樣?

無論這些情景看起來或許是多麼不可能,對於專業投資者而言,在決定他們在2016年把資金配置到何處時,進行這樣的情景推演是必不可少的。或許存在機遇,但不要忘記評估風險。

有些風險屬於日常風險:某家公司將很難產生現金流嗎?或者某種特定資產——林地、零售股、印象派畫作——將流行起來還是受到冷落?

其他風險被稱為「尾部風險」,也就是存在於統計概率分布狹窄、遙遠端的可能結果。

在2008年的金融危機中,銀行和評級機構有缺陷的模型扮演了重要角色,對其的批評使得「尾部風險」這個詞流行起來,現在已成為投資界的日常用語。

尾部風險描述的是那種或許會發生、但沒有被普遍預料到的衝擊。所以,當發生尾部風險時,最終通常會重創投資。

例如,正如英國《金融時報》在近期對2015年發生的衝擊的系列報導中所分析的那樣,去年便發生了一些令投資組合受損的意外事件。

從去年1月瑞士央行(Swiss National Bank)宣布本國貨幣不再掛鉤歐元,到12月專做信貸基金的Third Avenue清盤一隻著名共同基金,這些似乎在定期提醒投資者,突發事件是如何毀掉一種看似有前途的投資策略的。

於是,我們最近幾周向投資者和策略師收集意見之後,在此列出2016年值得關注的一些有可能發生、但幾率不高的尾部風險(有好有壞)。

中國:放緩並非和風細雨

鄧普頓全球宏觀(Templeton Global Macro)的首席投資官邁克爾•哈森斯塔布(Michael Hasenstab)說:「我們的押注是,中國不會發生硬著陸……如果有任何原因導致事情不是這樣,那將改變整個棋局。有關中國市場的押注,是任何投資者都必須做出的最重要押注。」

這家債務投資機構以對愛爾蘭或烏克蘭等高風險國家進行大舉押注而聞名,它特別提到中國經濟狀況,是合情合理的。

2015年的重大意外事件之一,是中國當局在8月允許人民幣匯率下跌,在全球市場引發了一個月的動蕩,致使美聯儲(Fed)推遲加息。

當時和現在人們的主要關切,是中國經濟放緩的速度有多快。過去10年里,大宗商品需求提振了全球新興市場經濟體。如今,購買放緩刺激原材料價格大跌,並讓原材料生產國普遍感到痛苦。

這一變化發生的同時,中國當局正嘗試實現經濟轉型,從依賴對建築和基礎設施的投資,轉向依賴國內商品和服務消費的擴大。

然而,如果中國弄錯了改革和經濟刺激的組合,將發生影響全球的經濟崩潰。

或者匯率崩盤

這兩種情景並非相互排斥,但花旗(Citi)的新興市場經濟學主管戴維•盧賓(David Lubin)說,投資者應當密切關注中國的資本流出狀況。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