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談藝錄

中國藝術家不能「融入」西方

FT中文網專欄作家吳可佳:多年中西方藝術實踐,徐冰悟出,中國藝術家不能光接軌、融入西方,而是必須帶給他們思維範疇內沒有的,對他們才有價值。

(編者按:藝術家徐冰,現工作、生活於北京和紐約。2007年起,就任中央美術學院副院長,教授,博導。作品曾在紐約現代美術館、美國大都會博物館、倫敦大英博物館等多個藝術機構展出。1999年獲得美國最重要的個人成就獎,麥克阿瑟「天才獎」 (MacArthur Award)」。2010年被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授予人文學榮譽博士學位。2015年被授予美國國務院頒發的藝術勳章,被美國康乃爾大學授予安德魯-迪克森-懷特教授稱號。FT中文網專欄作家吳可佳女士在北京專訪了徐冰先生。)

吳可佳:九十年代在美國的中國藝術家回國後也比較活躍。您當時是否覺得自己的創作狀態和他們很不同?

徐冰:我當時在威斯康辛,後來又去South Dakota(南達科他州),Dakotas 是印第安語「玉米地」的意思,這是美國「農村」很偏的地方。我當時在South Dakota University(南達科他州大學)學手工書的製作、鉛排、造紙,美國中部的這方面比較強。到美國兩個星期以後我也去了紐約,後來和咱們的很多藝術家接觸以後,覺得他們的氣氛不太好,就感覺誰還想在美國做點兒事兒,就說明誰還不了解美國。你要了解了美國,你就不會再有想在這裡做點兒事兒的願望。

吳可佳:那您當時的想法是什麼?

徐冰:我當時的想法,去美國就是想了解當代藝術到底是怎麼回事。因為在中國似是而非的各種各樣的聽說,總的感覺就是這個東西在西方太難。特別是對於一個不屬於這個文化範疇和背景的藝術家就更難。我就不明白這東西到底難在哪兒,它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就是想去了解。去了紐約以後,我又不太喜歡這個環境。既然來了美國,就想試一試。後來我又回到麥迪遜,在那裡做了我的第一個大的個展,現在改成Chazen Museum(前艾維翰美術館)。那個確實是挺成功的展覽。因為很大,像天書、鬼打牆、五個複數系列三個大的系列都在裡面。那個展覽當時也被評為美國當年十大最好的展覽之一。

吳可佳:當時在紐約東村的藝術家是比較掙扎的。

徐冰:所以他們後來說,徐冰是農村包圍城市的策略。因為我後來就回麥迪遜了。回去以後,美國的版畫教授格萊科勒來我住的地方看我的東西,他挺吃驚的,覺得中國這個年輕藝術家居然能做出這種東西。他們的博物館做過一次中國捲軸畫的展覽,所以他們對中國藝術的理解可能就是捲軸畫,但是我從他的眼神里能感覺到,我的東西對他有啟發。因為這幾件作品都和印刷有關係,「天書」用中國活字印刷的方式把一個版給打碎了以後,再組合、再印。「鬼打牆」是把一個有高低起伏的現成物用中國的拓印的方式轉印,但是它居然把長城的一段牆面和一個烽火台的幾面給揭下來。另外,五個複數系列也是帶有很強的版畫的特性和實驗性的東西。

他後來就說,你應該在美國發展。我說美國有種族歧視。他就說,這裡沒有種族歧視,我明天就和你去Chazen Museum見館長,我讓他給你做展覽。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