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A股:回歸常態,回歸基本面

申萬研究所桂浩明:回歸本質就是讓基本面對股市運行發揮決定性作用,是擺脫政策市的前提。對於每個市場參與者來說,都必須要面對重大考驗。

——對中國資本市場現狀的思考

不管從什麼角度來說,2015年的中國資本市場都是不平常的。且不說上半年一改多年來「熊冠全球」的窘相,走出了史無前例的超級大牛市;而在下半年則動輒出現「千股跌停」,以至政府不得不直接出手的局面,更是給人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時值2015年的12月份,距離去年年底開始的股市大漲行情已經過去了整整一年,而政府的救市也已經進行了六個多月。現實問題是,儘管當前股市可以說大體上已經穩定了下來,一度瀕於爆發的系統性金融風險,亦基本得以避免。但是,大家必須承認的是,現在的資本市場是在一種特殊的環境下運行,本身並不具備足夠的市場化特徵,並且也缺乏可持續性。簡單而言,暴跌的陰影並沒有真正消除,不時仍然會籠罩在市場之上,11月27日的行情就是最新的一個例子;金融衍生產品中的股指期貨則受到了嚴格的限制,其套保與價值發現功能基本喪失;市場上的資金供應格局出現了極大的變化,帶有神秘色彩的「國家隊」救市資金充當了市場上的絕對主力,圍繞其進與退的傳聞客觀上也使得行情的演繹變得更加撲朔迷離;而對於槓桿資金在規模、性質、組織方式乃至交易接口等方面所出現的爭議及所存在的不確定性,更是令市場缺乏平穩運行的必要條件。顯然,在以上這些問題並沒有得到有效化解的背景下,股市要能夠自主運行是難以想象的。長期以來,中國的資本市場就被稱之為是「政策市」,而隨著這次政府以行政手段且攜巨額資金進行強勢干預,市場的「政策市」特徵更是表現到了極致。而這距離市場的常態化運行顯然是有著巨大的距離。大家都很清楚,在實施了非市場化手段和措施後所出現的行情,無論其走勢如何,都不能認為是正常的,因為其缺乏自然延續的基礎。也因為這樣,現在的人們絕對不能滿足於大盤所呈現的區間波動格局,更不能沉湎於其中還自認為市場已經穩定且有望走大牛市了,而是應該清醒地看到,對於資本市場來說,現在最需要做的,就是讓其回歸常態,也就是回到正常的市場化運行態勢之中,這是市場現在以及今後健康發展的最基本條件。

回歸常態說起來是簡單的,無非就是退出行政干預(這一點其實現在已經在做了),按市場規則組織交易、激活市場各項功能。但是,目前來看這又是異常的困難。一則並不高明的「IPO行將恢復」的謠言就令股市瞬間暴跌,而在清理「場外配資」及叫停「收益互換」中各種傳聞對行情的干擾之大,更是令人心悸。顯然應該承認,在當前,至少在相當數量的投資者思想上,並沒有做好讓市場回歸常態的準備。相反,還存在著那麼一種在救市行情中套利的投機心態。這裡的原因在於,自七月份以來的幾輪救市,在效果上與投資者的預期是存在一定差距的,當時高調宣布「4500點以下不賣出股票」,給人的印象是大盤非漲到4000點以上不可,而現實狀況是股市此後曾經跌到2850點,現在要真正站穩3500點似乎也並不那麼容易。在有「國家隊」動用了各種資源強烈護盤的情況下,大盤尚且如此,這個時候談論常態化運行,自然得不到廣泛的認同。甚至權威部門的一句「一般情況下不再直接買入股票」的表態,以及鬆綁對券商自營中每天保持凈買入要求的通知。也立馬會引發股市的暴跌。這也就表明,現在的投資者對後市是缺乏穩定預期的,大家一方面恐懼當市場一旦進入常態化後還會大跌,另一方面又很明白監管當局的底線所在,因此就利用了護盤操作所帶來的市場波動空間進行事實上的政策套利,「證金概念股」的一度甚囂塵上,就是這種政策套利行為的典型表現。社會上有人說現在全國股民都以擔負救市重任的證金公司為「對手盤」,雖然是說得有點絕對,但仔細想想也並非沒有一點道理。由此也就可以想象,在目前政策環境下讓市場回歸常態,將會極大地改變當前的行情運行環境,其結果顯然並不容易預判,並且是具有較大風險的。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