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社評

FT社評:理智地利用基因編輯技術

快速、準確的新型「基因編輯」,將取代過去40年里使用的那種碰運氣式的基因工程方法。在良好的管理和公眾支持下,基因編輯可能會引領生物科技進入一個黃金時代。

上世紀70年代,研究人員發現了在活體細胞中插入DNA的方法。目前,生物科技即將發生自那時以來最大的科技進步。快速、準確的新型「基因編輯」——剪切DNA並精確地將其粘貼在目標基因組的正確位置上——將取代過去40年里使用的那種碰運氣式的基因工程方法。

全世界的實驗室都在採用基因編輯,尤其是一種名為Crispr(成簇、規律間隔的短迴文重複序列——譯者注)的技術,該技術將加快微生物、動植物和人類的基因操控。儘管科學家們激動地談論著基因編輯的宏大前景和潛在風險,但公眾或政策制定者還沒對這些投以應有的關注。

人們最關心的是人類基因編輯。Crispr提供了一個相對簡單的方法,任何一個擁有卵子、精子或胚胎的生殖實驗室都可以用它來設計人類種系,實現能夠傳遞到後代的不可逆轉的改變。

這與當前仍處臨床試驗階段的「基因療法」有本質的不同。基因療法治療遺傳病時,會把DNA加入到患者受損的細胞中,但這種變化不會遺傳給後代。

本月,急於應對倫理擔憂的各國科研機構在華盛頓召開了一次國際人類基因編輯峰會。出於可以理解的謹慎,它們得出結論:產生無法預知的後果的風險太大了,暫時誰也不應考慮使用基因編輯過的胚胎進行受孕,不過,研究應當繼續下去,如果安全和功效得到證明的話,將來或許可以進行臨床應用。

儘管這種科學上的自我監管值得歡迎,但公共機構、監管者和資助機構是時候更積極地參與其中了。參加了華盛頓會議的中國科學院(CAS),需發揮重要作用。中國的研究人員正在以尤為高漲的熱情採用基因編輯;今年早些時候,中國的一個團隊進行了記錄在案的唯一一次改變人類胚胎(儘管是不能正常發育的胚胎)基因的實驗。

像通常的情況一樣,當討論在昭示巨大利益的同時也帶來風險的技術時,在限制和鼓勵之間是很難找到最佳平衡點的。有些人已暗示,起碼應暫停任何人類胚胎基因編輯研究,但這將對科學產生極大的冷卻效應。更重要的是,應嚴格執行對種系編輯臨床應用的禁令。

儘管人類DNA是爭議最大的編輯對象,這項技術將在基因操控的各個領域開闢新道路,並加快研究進度。比如,農場主將能夠種植各種基因改造作物;有些基因改造植物將是其本身的基因經過了更改,而不是加入了外來基因,這樣的植物應更容易被消費維權者所接受。

基因編輯將為基因改造動物開闢更廣闊的發展空間(基因改造動物對農業和其他領域的影響一直極小)。在抗擊瘧疾等蚊媒病方面,一種誘人前景是,把一種人造基因廣泛傳播到野生蚊子中,攜帶這種基因的蚊子能夠抗瘧原蟲感染。不久前,科學家們展示了經過「基因偏向」(gene drive)技術改造的抗瘧疾蚊子,但要先經過嚴格的試驗,才能把這種蚊子釋放到大自然中去。在良好的管理和公眾支持下,基因編輯可能會引領生物科技進入一個黃金時代。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