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央行

美歐央行政策差異的挑戰

FT首席經濟評論員沃爾夫:為了完成各自的使命,美聯儲和歐洲央行應該出台不同的政策,但這並不意味着它們採取的行動正確。說到底,這兩家央行都過於保守。

歐洲央行(ECB)最近放鬆了貨幣政策,儘管還不足以取悅市場。但市場普遍預期美聯儲(Fed)即將提高短期利率。全球最重要的這兩家央行的這種政策差異可能被證明意義重大。這對它們各自的使命有道理嗎?這種差異可能給世界帶來哪些複雜局面?

乍看之下,第一個問題的答案顯而易見:有道理。美聯儲和歐洲央行應該出台不同的政策,因為它們所在的經濟體處於截然不同的位置。

正如美聯儲主席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最近指出的那樣,美國經濟自「大衰退」以來持續復甦。失業率從危機後的10%的峰值降至5%。剔除食品和能源的核心消費價格指數(CPI)也接近(儘管低於)2%的目標。鑒於所有這些事實,我們似乎有理由說,美國經濟正以遠高於潛在增長率的速度增長,而且足夠接近充分就業,啟動收緊的條件已經具備。

歐元區的情況則截然不同,正如歐洲央行行長馬里奧•德拉吉(Mario Draghi)最近在紐約所做的重要演講中指出的那樣。歐元區沒有從「大衰退」以及隨後的歐元區衰退強勁復甦。相反,在今年第二季度,歐元區實際內需水平仍比危機前低3.5%。失業率從2013年初12.1%的峰值僅僅降至10.8%。正如德拉吉強調的那樣,歐洲央行未能實現價格穩定的使命——它對價格穩定的定義是:CPI「低於但接近2%」。今年10月,核心CPI指數同比僅上漲1.1%,整體CPI僅上漲0.1%。實際上,自2013年3月以來,歐元區核心通脹率同比一直低於2%(見圖表)。

為了完成各自的使命,這兩家央行應該出台不同的政策。但這並不意味着它們即將做的事情是正確的。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它們的使命不同,也因為它們都過於保守。

先說美聯儲。4個反對加息的理由仍然很充分。首先,沒有跡象表明存在顯著通脹壓力,同時美元強勢也遏制了通脹。第二,如果說美聯儲實施了對稱政策,那麼通脹應該時而高於、時而低於2%。實際上,自2008年末以來的大部分時間裡,核心通脹率一直低於2%。第三,一個切實的風險是,收緊對經濟的負面影響將超過預期,尤其是如果它被視為多次收緊的第一步(無論怎麼漸進)。鑒於此,一個重大風險是,利率將在下一場衰退(可能很快就會來臨)中猛然下調至零下限。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儘管失業率保持低位,但參與率同樣不高。如果讓經濟在「高溫」下運行,更多工人很可能被拉到勞動力大軍里。同樣可能的是,這將加速投資和生產率增長,遏制通脹。因此收緊的風險超過等一等的風險。

一些人將會辯稱,推遲加息有可能進一步破壞金融體系的穩定。這種觀點存在問題。如果穩定實體經濟供需的貨幣政策破壞了金融體系的穩定,那麼問題出在後者。必須有力而直接地解決這個問題。

與此同時,歐洲央行讓市場感到失望。這本身並不重要;歐洲央行的工作不是取悅市場,而是穩定歐元區經濟。話雖如此,歐洲央行只是將存款利率下調10個基點,將每月600億歐元的量化寬鬆計劃延長6個月,至2017年3月,但規模不變。這確實算不上果斷的行動。

德拉吉在紐約的演講中似乎認識到了這一點。他提出3個根本觀點:如今的激進政策正在見效;最近的政策放鬆規模可觀;以及「我們在使命範圍內動用政策工具以履行使命的意願是沒有限度的」。這些觀點是合理的。即便如此,歐洲央行本應宣布將繼續量化寬鬆直至達到通脹目標。歐元區經濟的不必要疲弱已經持續太久了。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