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人民幣

加入SDR將為中國帶來多少外資?

聯博布里斯科和Vincent Tsui:根據測算,人民幣「入籃」以及中國配套的金融改革,將推動國際投資組合的再平衡,這可能導致到2020年近3兆美元流入中國。

中國貨幣獲得儲備貨幣地位,可能導致近3兆美元被注入中國的債券和股票市場。我們對這筆資金的可能來源進行了仔細的研究。

將人民幣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儲備貨幣籃子(被稱為特別提款權(SDR))這一舉動本身,可能導致300億美元在接下來的12個月里流入中國。

這部分資金將來自接受IMF資金的國家。IMF項目使用SDR作為記帳單位,這些項目的受益國需要以SDR的基礎貨幣對沖它們的負債。SDR貨幣籃子相當於2800億美元,IMF宣布,人民幣在貨幣籃子的權重將為10.92%,即相當於300億美元。

然而,這個金額對從全局來看微不足道。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子的意義在於,這體現了中國到目前為止,在人民幣國際化和資本帳戶開放等關鍵改革中取得了多大進展。

我們的研究結果顯示,繼續這些改革將強力推動國際投資組合再平衡,可能導致到2020年近3兆美元流入中國。

為了客觀衡量這些數字,並大致了解投資組合再平衡的全貌,我們對這些資金可能來自哪裡以及將如何在中國各資本市場分配進行了分析。

基於指數權重、投資者類型以及我們所知的投資者經典資產配置模式,我們分析了不同資產類別的預期資金流入。

2.5兆美元將流入中國債券市場…

鑒於中國政府債券市場的規模,我們預計其在花旗全球政府債券指數(Citi World Government Bond index)中的權重將達6.8%。中國政府債券被納入之後,該指數規模將達到近21.3兆美元,那麼,投資組合若要維持指數權重,將需要大約1.46兆美元流入中國政府債券市場。

我們認為,這一局面將分兩個階段達成,第一階段是從今年7月開始的各央行逐漸增持,而當這個全球指數發生改變時,私人投資者將進行更大力度的投資。

在這些資金流中,我們預計7830億美元將來自於全球各央行,理由是,我們假定,全球央行會把11.18兆美元外匯儲備的約7%配置成人民幣,並絕大部分投資於政府債券。

另外900億美元將來自其他公共部門的投資者,比如主權財富基金和公共養老金。他們管理的資產,不包括外匯儲備,總計18.24兆美元。然而,如今這些資產的具體配置情況不得而知,因此我們假定這些機構將66%的資產配置成債券,其中25%配置在海外,60%配置在主權債上。其中我們估計5%的資產將配置成中國主權債,也就是900億美元。私營部門的投資者將佔5840億(1.46兆減去7830億再減去900億)美元。

中國企業債和準主權債部門可能接收1.07兆美元的資金流入。我們預測的理由是地方政府、政策性銀行、企業目前發行在外的債券有約5.4兆美元,以及假設海外投資者在這些領域的持有比例將為20%(與外國投資者在其他地方的類似市場持有的比例類似)。

中國政府債券和公司債市場總計將吸收2.53兆(1.46兆加上1.07兆)美元的資金流入。

還有3840億美元將流入股市

我們的研究表明,2016年流入中國股市的外國資本總計將達到3840億美元。該數字基於兩點:一是指數提供商MSCI明晟稱中國A股市場在MSCI新興市場指數中的權重將達到10.2%、二是我們估計,當A股被納入後,該指數成分股總市值將達到3.76兆美元。

在這3840億美元中,430億美元將來自主權財富基金和公共養老金。這個數字是這樣計算出來的:假設這些投資者將其18.24兆美元資產的22%配置成股票,其中10.6%配置在新興市場,這其中的10.2%配置在中國A股市場,結果就是430億美元。私人投資者將持有其餘的3410億(3840億減去430億)美元。

根據這些估算,我們認為投資者應該全面看待中國市場的風險和機遇,將中國經濟增長放緩與中國政府改革可能帶來的長期利益(比如這些資金流入)進行權衡。

海登•布里斯科(Hayden Briscoe)為聯博(AllianceBernstein)亞太固定收益主管,Vincent Tsui為聯博亞太經濟學家。以上觀點不構成研究、投資建議或交易推薦,也未必代表聯博所有投資組合管理團隊的觀點。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