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證監會

SDR意味著中國央行應提高透明度

加州大學聖迭戈分校教授史宗翰:人民幣加入IMF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這要求中國央行提高透明度,讓市場能夠根據事實來理解它的資產負債表。

國際金融領域出現了一個重要的里程碑。一個發展中國家的貨幣加入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這是有史以來頭一回。鑒於其在國際貿易和跨境金融交易中的重要地位,中國的人民幣獲得了這一全球認可。

這或許預示著國際金融領域一個根本轉變的開始,預示著少數幾個發達國家的霸權的終結。不過,如果全球金融架構重組降低了全球金融體系的標準,那將是不符合任何人利益的。

在國際金融領域,透明度比在其他領域更重要。畢竟,金融市場歸根結底是一種傳遞各種資產價值訊息的高效率系統。既然人民幣是世界上使用最廣的貨幣之一,現在又成了SDR籃子貨幣之一,中國央行(PBoC)不應再對其資產負債表的這麼多細節遮遮掩掩。

首先,中國官方數據似乎表明,從8月初至10月底,各銀行向企業和家庭客戶出售了2720億美元外匯。通常情況下,銀行在滿足客戶對美元的需求時,會向外匯儲備購買美元,從而導致外匯儲備發生大致等量的變動。然而,同期官方外匯儲備只減少了1250億美元。鑒於同期美元匯率相對穩定,1500億美元的差額很難解釋。

市場參與者對這一差額做出了至少兩種有道理的推測。第一個是,中國央行可能確實在現貨市場向銀行出售了更多美元,但同時向銀行買入了遠期美元,這樣外匯儲備或許可以把遠期美元計為流動美元資產。但遠期美元到期時,中國央行將不得不向銀行提供美元,並披露早先發生的儲備下降。市場參與者很難猜出此類現貨-遠期互換的規模和期限。

另外,商業銀行是否在央行命令下與央行進行這些互換?如果是這樣,中國央行應當披露這一事實,以便商業銀行可以向股東披露此類行政安排的互換。銀行如果在其資產負債表上持有大量美元凈做空頭寸,潛在就會承擔很大的外匯風險。如果交易對手方是央行,那麼這些風險或許就小一些。

第二個推測是,在中國央行的資產負債表上,存在一個名為「其他外國資產」的神秘類別,8月份這個類別減少了約850億美元。有傳聞稱,8月之前,各銀行已向央行提供了要求的美元儲備,當8月份資本流出加劇時,央行把這些美元還給銀行,換回人民幣。中國央行尚未正式承認是否曾這麼做。此外,在這個如今規模仍達到約300億美元的神秘類別中,還有其他什麼資產呢?

另外,中國證監會(CSRC)在2015年7月5日宣布中國央行向中國證券金融公司(China Securities Finance Corporation)提供了資金,而中國央行並未提供有關資金數量和此類安排結構的任何細節。

中國央行的數據似乎表明,7月該行對非銀行金融機構的債權增加了2000億元人民幣,但在6月,中國央行的另一個神秘類別「其他資產」增加了2740億元人民幣。今年夏季,中國央行是否支出2000億元人民幣——或者近5000億元人民幣——去拯救股市?

既然人民幣即將成為一種儲備貨幣,全球金融界有權利知道,中國央行提供了多少流動性用於救市,以及是否有計劃增加或減少它提供給股市的資金。

在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子之後的媒體吹風會上,中國央行副行長易綱指出,「加入SDR也意味著國際社會對中國在今後金融、經濟領域各個方面的許多期許。」

的確,這些期許現在顯著更高了。一個關鍵的、幾乎沒有分歧的期望是,市場能夠根據事實(而不是猜測和傳聞)理解中國央行自己的資產負債表。

本文作者為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聖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San Diego)政治經濟學教授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