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調查:中國需求下滑對不同國家的衝擊

中國經濟放緩將衝擊新興市場國家,尤其是大宗商品出口國,蒙古和安哥拉兩國面臨的風險最大。但實施了經濟結構多元化改革和財政改革的國家更能抵禦衝擊。

如何衡量一個大宗商品出口國受中國影響的程度?聽起來很簡單:一個國家出口額中大宗商品佔比越大,其大宗商品對華出口的越多,則中國經濟放緩及轉型——中國政府力圖將主要經濟增長動力從工業投資轉向私人消費——對該國的威脅就越大。

但是,一些大宗商品國家、甚至那些依賴於中國需求的國家,當前處境卻好於其他一些國家。全球三大信用評級機構之一——穆迪投資者服務(Moody's Investors Service)在2016年主權信用展望中,試圖分析哪些新興市場政府的信用面臨著最大風險。

據穆迪表示,有這種風險的國家在亞洲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最多。蒙古和安哥拉的風險最大。

穆迪稱,有些國家的政府正在實施促進經濟多元化、加強財政狀況的結構性改革,這些國家可以更好地經受住中國需求下滑以及相應的大宗商品價格暴跌的衝擊。

然而,其他分析師指出,即使是那些已經清理了自身資產負債表的政府,或許也會因為私營部門面臨大宗商品和中國因素雙重打擊而處於風險之中。本周,惠譽評級(Fitch Ratings)也發出了警告,稱私營部門的債務對很多新興市場主權債券發行方的信用構成威脅。

中國對其他國家所產商品的需求正在迅速下滑。中國海關總署(General Administration of Customs)的數據顯示,11月,中國進口額同比下滑將近19%。

中國需求下滑對蒙古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中國占蒙古出口額的95%,其中83%為大宗商品。

更重要的是,蒙古的防禦能力薄弱。蒙古政府今年的預算赤字增加了一倍,同時外債不斷膨脹。私營部門的槓桿率極高——2012年企業債務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GDP)的85%。在出口收入下滑的情況下,這些債務將承受越來越大的壓力。政府基本上也無能為力。

蒙古的困境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部分國家也可以看到。該地區一些最動蕩、最欠發達、多元化程度最低的經濟體對中國進口的依賴性是最高的。

「鑒於全球增長前景低迷,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幾乎沒有調整出口目的地的餘地,」穆迪稱。

過去十年,中國快速進入該地區,部分是得益於中國企業和銀行願意去別人不願去的地方。如今,這一點或被證實是一把雙刃劍。

安哥拉是經濟體因在繁榮時期未能實現多元化而面臨困境的典型案例。2007年,中國需求消耗了這個非洲第二大產油國50%的石油,安哥拉的GDP增長率達到22.6%的峰值。

石油是安哥拉唯一對中國出口的產品,該國90%的政府收入來自石油業。安哥拉的貨幣隨著油價大跌而大幅貶值,自2014年10月以來兌美元匯率下跌超過25%。

陷入政治困局的剛果民主共和國和鄰國剛果共和國受中國的影響差不多。前者是向中國出口銅的主要國家,後者向中國出口石油。兩個國家都沒有發展出採掘以外的重要經濟產業。

不過,其他國家已實現了經濟多元化。埃塞俄比亞是向中國出口糧食大宗商品的主要國家,但中國只是其許多重要的出口目的地之一。該國的半威權政府已建立了初步的工業基礎,並大力投資農業。「埃塞俄比亞應該比其他大宗商品出口國更能抵禦衝擊,」渣打(Standard Chartered)非洲經濟學家薩拉•貝恩頓-格倫(Sarah Baynton-Glen)表示。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