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香港政治

香港區議會選舉觀察:當民主遇上民生

FT中文網撰稿人周軼君:今年香港區議會選舉是「雨傘運動」後首次大型選舉。輿論普遍聚焦這次運動會否讓選情兩極化。但一般選民卻更多關注民生議題,而非民主命題。

2015年香港區議會選舉是去年「雨傘運動」(或稱「佔領運動」)之後的第一次大型選舉。輿論普遍聚焦香港民情究竟會偏向「黃」(支持「雨傘運動」),還是「藍」(反對「雨傘運動」)。可是走入社區,就會發現,一般選民對區議員的選擇,更多著眼於他們如何服務社區,即民生議題,而未必是民主大命題。

投票日前一晚,我到樓下街道散步,料想能碰上為第二天拉票的候選人,聊上幾句。

我的居住地所在的選區非常小,選民人數不足四千,街道上竟也看不見一個街站,倒是隔壁選區的候選人們搖旗吶喊,賣力求票。

在一棟居民樓前,我終於見到本區候選人之一趙仕信。他通過擴音器喊話,宣傳自己的優勢。紅磡灣選區雖小,候選人卻有四個,屬「激烈競爭區」。趙仕信正是四人中最年輕的,25歲,剛剛大學畢業。與年紀最大的上屆區議員張仁康,相差近40歲。

見我停下腳步,趙仕信滔滔不絕介紹自己的政綱。之前我不時收到過他塞進信箱的宣傳單張,印著他出現在社區各個公共場所的照片:檢查鬆動的地磚,或是地面一處凹陷,又或是手指向街道排出熱風的冷氣機……都是些具體細微的社區事務。

四名候選人中,他與張仁康可謂最活躍的兩個,也是最主要的競爭對手。但對比兩人的未來政綱,見不到太大分別,大部分主張甚至重合:行人天橋增建升降機、打擊店鋪阻礙街道及違例停車、公共泳池設暖水池等等。

這位第一次參選的年輕人承認:「大家看到的問題都差不多。」不過,他說自己多做了一點承諾:未來區議會的問責機制應該更透明、更公開。

這聽上去固然有吸引力,但對於關心家門口有沒有人亂停車、或者走天橋能不能用上電梯的選民而言,似乎飄渺了些。

如果政綱相似,「雨傘」因素是否會將趙仕信與張仁康明顯區隔?兩人分屬不同黨派,粗略可以看作是「黃」與「藍」的對立。不過,在之前收到過的宣傳單張中,趙仕信只有一次提到過自己對運動的支持。而作為選舉策略,他說:「我只要表明自己的民主黨派身份就夠了,其他不需強調。」

張仁康也很少提及那次運動,只是在選前最後一張傳單中,點名攻擊另一位積极參加佔領行動的候選人,指出「不想社區亂成這樣」。

那位女性候選人原屬民主黨,因一宗詐騙罪及連續缺席會議等原因,遭黨派開除,這次以獨立身份參選。她的宣傳單上,無任何民生主張,僅僅擺上幾張參加雨傘運動的照片。

區一級議會選舉重在民生,但並非與「黃」或「藍」的政治光譜絕緣。相反,今年選舉的一大看點,就是所謂「傘兵」(「雨傘運動」後參政的新人)降臨。他們大多年輕、熱情,對社區老面孔形成挑戰。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傘兵」中無一人是那次運動中的「明星」,他們只是民主訴求強烈、尋求進入體制內改變現狀的年輕人。他們中有人甚至「聰明地」拒絕「傘兵」稱號。28歲的大學講師楊雪盈,首次出征大坑區。她說在社區拉票時,不談顏色,而是實實在在了解街坊需求。

到了投票當日,紅磡灣選區陡然熱鬧。極少露面的一號候選人,與我擦肩而過。他的助手拉住我,問我住在哪裡,有什麼訴求,還試圖啟發:「樓道里有沒有鬧鼠患?」這名候選人的競選口號是:「大廈管理,別人不做,我必做!」同樣直擊民生。但是他匆匆披掛上陣,在區內耕耘太少,無甚知名度。宣傳單上印著他與一名二三線電視劇演員的合影,求粉絲支持。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