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再提中國重蹈日本覆轍

支點資產管理公司董事長戴維斯:中國步日本後塵進入長期通縮的風險究竟有多大?現在的中國與1995年左右的日本,確實存在某些明顯的相似之處。不過,中國遠未達到無法避免極糟結果的地步。

上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新任首席經濟學家莫里斯•奧布斯菲爾德(Maurice Obstfeld)在他負責的首個重要政策會議結束時,提出了一個挑戰性的問題:「中國會成為又一個日本麼?」這個問題之前已經有人問過,而提出這個問題的背景,通常是考慮到兩個經濟體的大規模信貸泡沫。人們往往認為,1990年代日本泡沫破裂導致通縮的教訓,與中國2010年代的信貸泡沫很相關,而且事情還遠遠未到結束的時候。

不過,莫里斯•奧布斯菲爾德考慮的卻是某些更具體的問題。他提到了已故的羅納德•麥金農(Ronald McKinnon)的工作。麥金農是一位卓越的國際經濟學家,他在1990年代曾提出,日本是由於日元估值過高而被迫進入通縮的。而日元幣值高估又源自日本受到政治壓力,迫使日本通過提升日元匯率糾正其經常項目順差。日本受到的暗示性威脅是,如果日元匯率被「人為」壓低,日本的出口將遭到直接貿易管制。來自美國國會的這種威脅尤為明顯,不過它並不是唯一的威脅來源。

最近幾年,中國遭遇了來自美國及其他國家的類似威脅。作為應對,中國讓人民幣經通脹調整後的匯率在過去十年里上升了60%。甚至在過去12個月里,在中國的製造業部門遭遇深度通縮的背景下,由於人民幣在很大程度上一直緊盯不斷攀升的美元,人民幣實際匯率還是被向上拉升了15%。

很明顯,中國的匯率政策由一個最重要的目標左右,即推動人民幣加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如今,由於IMF工作人員建議將人民幣納入SDR,這件事似乎發生的可能性很大。而美國財政部也曾表示將支持這一舉措。IMF官方並不要求被納入SDR的貨幣「穩定」,只要求這種貨幣得到「廣泛使用」並能「自由獲取」。雖然如此,人們仍然懷疑,如果中國在今年8月轉而採取更市場化的匯率決定機制時,開啟了人民幣大幅貶值的進程,美國將不會支持把人民幣納入SDR。

不過,這一選擇也許已擴大了中國國內的通縮風險,原因是在製造業商品價格已大幅下跌之際,中國總體貨幣狀況依然十分緊張。在將現在的中國與20年前的日本相比較時,莫里斯•奧布斯菲爾德頭腦中考慮的大概正是這個問題。

中國步日本後塵進入長期通縮的風險究竟有多大?

對於日本,麥金農是這樣分析的。在整個1980年代和1990年代,日本保持著巨大的經常項目順差,並被其他國家指責「操縱」匯率以獲得這一順差。在直接貿易管制的威脅下,日本任由日元匯率分兩個主要階段大幅上升,分別是1982年到1988年期間和1990年到1995年期間。麥金農指出,日元匯率根本就從未被低估過。相反,日本經常項目順差是由美國普遍的儲蓄不足、再加上日本一貫過度儲蓄導致的。

麥金農認為,通過迫使日元升值,到1995年美國已將高估60%的匯率強加給日本經濟。隨著實際匯率的攀升,由於無法確定是否會在全球出口市場保持競爭力,日本企業試圖壓低工資增長幅度,結果導致工資上漲減速,這種影響在導致整個日本經濟出現通縮時達到頂峰。

對此,日本央行(BoJ)不能以放寬國內貨幣政策的方式應對,原因是名義利率已在1997年觸及零利率下限,同時非常規貨幣政策被認為是無效的。根據這種觀點,美國對日本匯率政策的不當「干擾」,導致日本遭遇了嚴重的通縮衝擊,直到2012年才被安倍經濟學(Abenomics)逆轉。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