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金融業

滙豐中國業務能否異軍突起?

滙豐最近宣布計劃與深圳前海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合作。該交易標誌着海外合作夥伴可首次尋求中外合資金融機構的多數股權。其它西方銀行對此頗為關注。

如果一開始沒有成功,那麼再試兩次。隨後就交叉手指(企盼好運氣),希望第四次嘗試取得成功。世界各地的銀行將會關注滙豐(HSBC)能否在其他機構屢試屢挫的地方取得成功,即與中資單位成立合資企業。

上周,總部位於英國的滙豐宣布計劃與深圳前海金融改革區的戰略投資平台——深圳前海金融控股有限公司(Shenzhen Qianhai Financial Holdings)合作。本周,正好形成對稱的是,作為中國首家中外合資投資銀行的中金公司(CICC)在創立20年後於香港上市,而在5年前,其海外合作夥伴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放棄並退出持股。

迄今為止,20年來各種形式的合資經營給相關海外銀行帶來的切實利益非常有限。它們不僅只能擁有少數股權,而且合資企業的盈利能力只能說是一般,同時,它們在銀行業中的排名對頂級全球機構來說太過平庸。

滙豐的交易可能不同於之前3種形式的合資企業——該交易仍需獲得監管機構的批準。它標誌着海外合作夥伴將首次能夠尋求多數股權。滙豐有資格擁有多數股權,因為中國最近調整了針對香港創立和籌資的實體(包括滙豐最初在香港設立的銀行)參股的規則。但如果這種安排奏效,它可能促使競爭對手遊說中國政府。到目前為止,中外合資銀行中的西方銀行面臨缺乏控制權的問題。近年成立的合資銀行還面臨經營許可有限的問題。

當年中金公司這家合資企業沒有任何活動限制。它從成立伊始就是一家全服務投行。然而,儘管摩根士丹利持有三分之一的股權,但中金沒有表現出與其合作夥伴親密合作的跡象,反而經常與包括高盛(Goldman Sachs)在內的競爭對手合作。時任中金副總裁的方風雷還與高盛成立了一家合資公司。

高盛和瑞銀(UBS)佔據了下一階段合作的新聞頭條。兩家公司分別在2004年和2006年幫助了陷入困境的內地機構,在此過程中獲得了經營控制權,儘管它們持有少數股權。兩家集團的內部人士宣稱,它們通常與內地部門密切合作,即高盛高華證券(Goldman Sachs Gao Hua Securities)以及瑞銀和北京證券(Beijing Securities)成立的瑞銀證券(UBS Securities)。

在2007年調整規則後成立的合資企業在運營範圍方面則沒有那麼幸運。瑞信(Credit Suisse)、蘇格蘭皇家銀行(Royal Bank of Scotland)、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花旗集團(Citigroup)、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和摩根士丹利(在出售中金股權後又與其他中資公司成立合資企業)成立的合資公司全都被允許承銷股票和債券發行,但迄今未獲準進入更為有利可圖的二級交易市場。所有合資企業都公開宣稱合作愉快,但始終有傳聞稱,個別銀行正考慮退出。拋開傳言不提,值得指出的是,自2012年調整規則以來,這些西方銀行沒有一家抓住機遇將持股比例從33%提高至49%。

公平而言,評判成功並不簡單。被限制在一級市場的合資企業在股票和債券發行上排名居前,但在盈利方面則要落後得多。大多數內地證券公司靠交易、而非承銷業務賺錢——承銷領域的激烈競爭導致費用收入降至華爾街不可想象的水平。相關銀行家表示,許多合資公司面臨文化方面的衝突,這讓它們很難落實國際實踐。一些海外銀行私下裡還承認,它們選擇的合作夥伴最終證明比它們原來認識到的要弱。

聚焦於回報率也模糊了許多交易的根本邏輯:若沒有這些交易,西方銀行根本進不了中國內地。時任摩根大通中國業務首席執行官邵子力在2010年成立摩根大通第一資本(JPMorgan First Capital)時向記者表示:「我們必須擁有這種能力,否則我們的全球業務經營範圍將存在缺口。」

其他宣稱的益處還包括在中國建立業務所帶來的人脈——儘管美國對「太子黨」的調查讓這一點成為一把雙刃劍。銀行家們永遠不容易祝願競爭對手取得成功,但滙豐的嘗試值得關注。如果該行能在其他銀行表現一般的領域大放異彩,整個行業最終會受益。

譯者/鄒策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