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世界銀行

分析:蔡金勇提前卸任的潛在影響

分析師們表示,中國在世界銀行的最高官員——世行旗下國際金融公司CEO蔡金勇將提前卸任,這只會加深北京方面對世行和IMF治理方式的不滿。

過去18年里,除了3年以外,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高級管理層一直有一個共同的主題:一名中國官員與美國任命的行長——目前是金墉(Jim Yong Kim)——並肩擔任高職,充當與北京方面保持聯繫的關鍵環節,並代表一個在世行內部影響力不斷上升的國家發言。

然而,隨著其在世行的最高官員在今年底卸任,中國可能失去世行高層的這個職位,給北京方面同世行及其姊妹組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之間越來越敏感的關係帶來又一個潛在的刺激因素。

蔡金勇

在美國受過教育的經濟學家、高盛(Goldman Sachs)前銀行家蔡金勇(Jin-Yong Cai,見右圖)將把其執掌世行私營部門機構——國際金融公司(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的四年任期縮短一年,提前卸任。世行把這件事描述為正常流動的結果。內部人士表示,這位交易撮合高手多年來一直表示有意重返比較自由自在的私營行業。

令蔡金勇卸任的政治複雜化的是,此舉發生在一部分股東流露對他不滿的背景下,這些股東稱,他與北京方面走得太近,而且推動世行與中國企業做了太多項目,其中一些項目具有爭議。今年6月,世行董事會批準了對中國郵政儲蓄銀行(Postal Savings Bank of China)的3億美元股權投資,但其25名投票成員中有9名成員(包括美國、日本和歐洲的股東)投了棄權票以示抗議。

但分析師們表示,蔡金勇的卸任以及由一名歐洲人——來自法國的菲利普•勒奧魯(Philippe Le Houérou)接替,只可能增添北京方面的受挫感。歐洲和美國長期把持布列敦森林機構(Bretton Woods),中國認為,無論是作為股東還是從這些機構的員工和管理層構成看,它都沒有得到自己應得的代表。

「對於(中國領導層),失去這樣一個高級職位是一件令人擔憂的事情,」美國前財政部官員、世界銀行前中國局局長黃育川(Yukon Huang)表示。「他們一直都覺得,他們應該有一個人躋身於這些(國際金融機構)的最高層。」

中國對世行和IMF治理方式的不滿——尤其是美國國會阻礙本來將給予中國在IMF更大發言權的2010年改革方案,在一定程度上促使中國決定建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和其他潛在挑戰現有國際秩序的機構。但中國並未就此止步。

據官方媒體報導,在上月舉行的一個高官會議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抨擊了他所稱的「全球治理體制中不公正不合理的安排」,尤其是IMF和世行。

作為回應,無論是世行的金墉和IMF的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都一直在個人和機構層面努力打造與北京方面的關係。尤其是拉加德推動IMF各部門增加招聘中國公民。

「我對中國同IMF之間的偉大合作非常自豪,」拉加德去年在北京告訴學生們。她介紹了IMF現有高級中國籍職員的「深厚才華」,以及招募更多年輕和職業生涯中段的中國經濟學家到IMF工作的努力。

「我鼓勵在座的各位考慮加入我們,」她補充說。

儘管付出了所有這些努力,但在兩家布列敦森林機構工作的中國人數量相對仍然較少。

根據世行的數據,截至10月底其全球受薪員工中有447名中國公民。這相當於該機構15652名員工的2.8%,比5年前持中國護照的員工佔2.6%略有改善。而在IMF,今年其大約2400名全球員工中只有146人是中國人,占約6%。

負責提高員工多樣性的世行官員艾利森•凱夫(Alison Cave)表示,該行側重於招聘像中國人這樣「代表不足的國民」。

她介紹說,過去10年里世行已成功地把此類員工的絕對數量增加了13.7%。「但是,他們仍不具有充分的代表性。」

譯者/和風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