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樂尚街

一位FT記者眼中的香港

喬希•諾布爾:與倫敦不同,香港才是真正的不夜城,凌晨3點能輕鬆吃到黑胡椒蟹。

端坐在我的辦公桌,眼前就能俯瞰到一望無際的南中國海,身後是綿延港島(Hong Kong Island)的青翠山樑,左邊則是玻璃幕牆裝飾的摩天高樓群。對多數《金融時報》記者來說,這是最無與倫比的待遇——在倫敦總部大樓,有幸者放眼望去,或許也只能看到車滿為患的停車場。

我與未婚妻澤麗(Zelie)於2010年年底移居香港。說服她來這兒可是頗費了些周折。儘管我們曾來這兒度過假,而且玩得很盡興,但她不明白為何要捨近求遠。畢竟香港遠隔重洋、人滿為患,污染大、太過吵鬧,而且根據我們的切身經歷,香港悶熱難熬。

而對我來說,一切顯得再自然不過。自己大學攻讀的就是中文專業,又能有機會對自己的亞洲報導「更上一層樓」,何樂而不為?此外,我有很多好友在香港工作,這也有助於自己更快適應與融入當地生活。

澤麗最終願意同往香港,部分原因也是考慮到實際情況。她在倫敦佳士得拍賣公司(Christie』s)工作,而亞洲藝術市場當時開始起步。我倆都認為香港的工作經歷定會讓我們受益匪淺。

找到新住所只花了大約10分鐘。在市中心某高層住宅,我倆找到一套位於34層的單卧公寓房。儘管其面積比預想中要小,租金也高出預期很多,但維多利亞港的美景一覽無遺、動人心魄。此外,我步行去上班地點只需5分鐘,澤麗也不到15分鐘。

我倆很快就融入到當地的生活。幾周時間似乎轉瞬即逝:經常在辦公室加班至深夜,我倆時常晚起後吃頓早午餐,周末則不時去徒步旅行或是去海灘遊玩。

有些事很快就見怪不怪、習以為常了。足浴成了我倆時常為之的放鬆手段,購置新衣裳則往往最終去裁縫店定做了事。晚上若是出去嗨的話,我倆經常在卡拉OK廳一直嗨到清晨6點。

與倫敦不同的是:香港是真正的不夜城。諸位若想在凌晨3點享用點心、炸雞或是黑胡椒蟹,太簡單了——只需走過幾個街區就可搞定;星期天深夜11點去買牙膏?各大商店都沒打烊。對於那些念念不忘英國家鄉遊船的人,漁船可以暫時充當水上的士之用。香港人的生活隨時隨地都在「上演」、永不停息。

另一方面,香港的發展節奏則是「一日千里」,很多人因此被時代大潮所淘汰。商店與餐館往往剛經營幾個月,就被視財如命的房東強行關停。過去幾周時間,一家擁有80年歷史的典當行被刷上了「拆除」字樣,一塊長達40年歷史、深受市民喜愛的母牛形霓虹燈慘遭拆除,擁有百年歷史的菩提樹則慘遭電鋸「蹂躪」。稍縱即逝的快節奏生活讓人目不暇接,但往往讓人疲於奔命。

很多外國人根本就不喜歡這種生活。他們來香港,只為完成兩年外派期的硬性任務,只去外國人時常光顧的地方,也只在意香港的便利條件。他們抱怨香港的高物價、環境污染以及缺乏文化氛圍。他們渴望返回自己的心儀城市,所以得過且過地混日子。

在香港生活一年半後,澤麗就開始經營自己的畫廊,於是我倆的工作節奏徹底「入鄉隨俗」了。沒過多久,我們晚上營業,並不斷有藝術家造訪,我們一下子融入了香港規模不大、但迅猛發展的藝術市場。儘管澤麗如今已回到佳士得工作,但正是在貓街畫廊(The Cat Street Gallery)的那段工作經歷,讓她打造了自己在香港的密友圈,並開始覺得香港的生活舒服自在。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