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Fifa

與FT共進午餐:塞普•布拉特

布拉特在腐敗醜聞中被逐出國際足聯總部,在整個足球事業生涯中,他不斷受到賄賂與腐敗指控的困擾,但他堅稱在有關錢的問題上絕對問心無愧。

塞普•布拉特(Sepp Blatter)喜歡在早晨不到6點的時候開始自己新的一天。他不吃早餐,但要喝一杯咖啡,並跳一小會兒舞以保持體形。「節奏,生命的節奏非常重要。足球中也是,無處不是,」他說。

但5月27日,在醒來15分鐘後,他早晨的例行活動被一通電話打亂了。根據美國司法部(Department of Justice)的引渡請求,瑞士警方突襲了蘇黎世的巴爾拉克酒店(Baur au Lac),並逮捕了7名國際足聯(Fifa)高官,原因是他們涉嫌收受共計超過1億美元的賄賂。

此次逮捕行動實施之際,數百名足球官員正齊聚瑞士,準備投票選出新一屆國際足聯主席(很快位於蘇黎世一座山上的國際足聯總部又遭到另一次突襲)。「我感覺自己像一名剛剛進入第12輪的拳擊手,嘴裡喊着『我要贏了』。但隨後:當!」79歲的布拉特一邊說,一邊模仿被一拳擊倒的動作。

此次突襲造成了巨大震動:雖然投票在兩天後繼續進行,布拉特也第五次獲得連任,但他在隨後一周宣布了辭職,稱他需要「保護國際足聯」。這還不夠。瑞士檢方對布拉特展開調查,10月8日,他被暫停從事任何足球活動,並被逐出了自己在國際足聯的辦公室。雖然可以把布拉特本人逐出國際足聯總部,但將他與國際足聯分離開來可不容易,過去40年,他已給國際足聯打上了他的烙印——他先是在非洲策劃足球項目,後來成為秘書長並最終成為主席。

我們在Sonnenberg餐廳見面,這家餐廳在宣傳中自稱為「國際足聯俱樂部」,「在約瑟夫•S•布拉特(Joseph S. Blatter)的贊助下」經營,而且是「瑞士商業、政治及體育界的足球迷與客人共進商務午餐、精緻晚餐以及進行社交的地方」。我提前來到餐廳,但布拉特已在等候,他與餐廳主廚聊着天,後者的白色夾克上綉着國際足聯的藍色徽標。我們被領進一個包間,從這裡可以放眼望見葡萄園,俯瞰整座城市,視野一直延伸到蘇黎世湖(Lake Zurich)。

關上門後,出現了一段尷尬的沉默。這個多年來一直充當如此多令人震驚的腐敗和幕後交易指控避雷針的人物,突然看起來有些脆弱,他擺弄着餐具,然後搓着自己的雙手。原來,他有很多話不吐不快,還要向甄選他的繼任者的脆弱過程扔下幾顆手榴彈,但很難知道從何處開始。

我們碰杯,杯中是瑞士長相思(Sauvignon Blanc)葡萄酒,我問他,結局就在眼前,現在感覺如何。明年2月,在舉行新一輪主席選舉之後,他將永久地離開國際足聯。有人告訴我,這對布拉特而言將是一場事關生死的危機,並隱晦地暗示他或許無法承受。他坦率地承認自己是一名工作狂,他無法、也不會停下對國際足聯的思考。

他獨自住在蘇黎世的一套公寓,工作在一間「很小的」辦公室,裡面只有一張桌子、一台電腦、一個足球以及牆上貼着的馬特洪峰(Matterhorn)的照片。「很遺憾,我無法回到自己(在國際足聯總部)的辦公室,因為我(在那裡)的辦公室不僅僅是一間辦公室;那是我們生活在其中的『沙龍』,」他用帶有口音、有點顛三倒四的英語說(他說得最流利的是德語或法語,但也會說意大利語和西班牙語)。

然而,布拉特依然很早醒來,瀏覽關於國際足聯任何新進展的新聞。「我得回復自己的電子郵件;有很多郵件。我非常仔細地追蹤國際足聯辦公室內部以及周圍正在發生什麼。就目前而言,我完全不可能說,『現在我去度幾天假』,」他說。「我關注所有的事。我不能說因為不在辦公室就不再關注了。因為我的辦公室就是我的記憶,」他說,用手指輕敲着自己的腦門。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