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

FT社評:亞投行應兼顧效率與透明

亞投行或許可以在僵化的世界銀行之外提供一個受歡迎的選擇。如果亞投行能夠做到將高放貸標準與快捷放貸結合起來,它將成為其他機構改革的榜樣。

當中國宣布將在亞洲發起設立一家全新的地區開發銀行時,實話說,當時的全球輿論對此是有分歧的。

在危言聳聽的悲觀論者——其中許多來自美國政府和國會——看來,創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簡稱亞投行)是北京方面攫取權力之舉。美國官員抱怨,亞投行相當於經濟領域的中國海軍——這支海軍正在南中國海耀武揚威。以英國為首的其他西方國家政府決定加入亞投行、使北京影響力得到提升的舉動也讓這些官員感到困惑。

樂觀派則認為,亞投行代表著中國向公開透明邁進了一步。長期以來,中國一直在將其龐大的外匯儲備資金貸給一些開發項目,這類單邊貸款活動缺乏透明度。此外,成員廣泛、包括57個創始國政府的亞投行,或許可以在美國主導的、僵化的世界銀行(Word Bank)之外提供一個受歡迎的選擇。

亞投行候任行長金立群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採訪時發表的言論,可以為雙方的觀點都提供一些支持。

金立群淡化了歐洲國家對亞投行治理的影響,稱在英國及其他發達國家政府決定加入之時,亞投行的協議條款已基本擬定,這種說法或許令人擔憂。較為可喜的是,他也承諾亞投行的放貸活動將遵守嚴格的環境和社會標準,並且將比世行更快捷、更靈活。

對其他各國政府而言,如果他們被當作遮羞布加以利用,以遮掩旨在推進中國利益的貸款活動,那麼他們應該不會繼續留在亞投行理事會。簡化官僚做派並不等於消滅透明度。非政府組織的活動人士——不論在富裕國家還是新興國家——儘管有時觀點尖銳而片面,但他們通過監督發展機構的活動,能夠促使這類機構保持誠實公正的作風。如果中國希望通過邀請其他國家加入而使其貸款活動具有合法性,就應接受這些國家帶來的透明度標準。

然而,如果亞投行能夠做到將高放貸標準與快捷放貸結合起來,它將成為其他機構(尤其是世行)進行改革時的有益榜樣。

雖然世行幾十年來樹立起了作為專家意見中心的聲譽,其放貸活動卻也滋生了嚴重的官僚作風。金立群準確無誤地指出了世行的一處弊端,他認為這是亞投行要避免的:常設的執行理事會頻繁開會,有時一周開好幾次,並且事無巨細地管理該行的活動。推動眾多決策通過被繁文縟節包圍的狹窄通道的需要,經常阻礙世行對各種挑戰做出快速反應。給管理層更多自由,將理事會的角色限定於制定戰略和行使監督職能,應該有助於打造一個責任明確、有效率的機構。

目前來看,亞投行更像是一項試點工程,而非羽翼豐滿可替代世行的機構。由於這家新機構將需要若干年時間來提高其放貸能力,最初它可能帶來的只是一種競爭性的新治理模式,而非數量更大的貸款。

不過,這本身就可以服務於一個有價值的目的。亞投行通過承諾將放貸速度與高標準結合起來,在初始階段就發出了令人鼓舞的訊息。其股東國政府有機會去樹立新標準和好榜樣。

譯者/陳隆祥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