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Lunch with the FT

與FT共進午餐:貝佩•格里洛

格里洛由喜劇演員成功轉型為意大利五星運動黨黨魁,他希望為每個意大利人提供每年7200歐元的基本收入保障,並對意大利財政制度進行大調整。

在撒丁島翡翠海岸(Emerald Coast)一個私人高爾夫俱樂部的陽台上會見歐洲最知名的民粹主義者之一,顯得格格不入。從陽台放眼望去,修剪平整的球場掩映在丘陵起伏的地中海灌木林中。遠處就是藍海碧波,海上游弋着一艘艘遊艇。球場只有十幾位客人,多為外國富豪。

貝佩•格里洛(Beppe Grillo)由喜劇演員成功轉型為五星運動黨(Five Star Movement)黨魁,該反對黨獲得近四分之一意大利國民支持。格里洛選中這個地方會面,原因是他正好在此度二周假期。但他說自己從不打高爾夫球,因為「自己需要心靜。」

他穿着典型夏裝:白色短袖襯衣(最上頭的扣子解開)與淺藍色牛仔褲(膝蓋上方有一小破洞)。今年66歲的格里洛一頭蓬亂白色捲髮,但他的眼鏡特別時尚,我聞到他身上散發的陣陣古龍香水味。他手機響時,鈴聲是喬治•索羅古德與摧毀者合唱團(George Thorogood and the Destroyers) 1982年的一首搖滾歌曲《壞到骨子裡》(Bad to the Bone)的吉它即興曲。

這個會面場所顯得不太適宜,因為格里洛的形象是歐洲現有政治與財政制度的對立面,但他似乎並不在意。

「此處讓我感到心曠神怡,這意味着自己可以心平氣和地看待世界,」他說。但在我倆抵達餐桌前,他就露了一手對社會及經濟現狀挖苦批評的絕活,而正是這讓他從政前就已聲名遠揚。「這兒的一切均是山寨,」他指的就是以絕世美景著稱的翡翠海岸。

待我倆坐定後,格里洛就想立馬點菜。與很多意大利人一樣,他沒要菜單,而是直接與服務員交談。他點了金槍魚、雞蛋以及干酷搭配的什錦沙拉;他建議我點海鮮開胃菜。他不愛喝酒,所以點了碳酸飲料;我則要了杯當地產的Vermentino di Gallura干白。

我那一陣子一直在報導希臘債務危機,就在我倆會面前幾個小時,歐元區領導人剛剛就紓困希臘達成新協議。格里洛的第一反應(通過自己的Twitter與博客)就是猛烈抨擊。以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為首的歐洲債權人運用「恐怖策略」讓同為民粹主義者的希臘總理亞歷克西斯•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屈辱接受條件苛刻的新緊縮政策。

但當我直接問他該如何看待這份新協議,他與其說是憤怒,倒不如說顯得灰心喪氣。「我不知道該咋說,同樣的故事輪番上演。每個歐盟國家都喪失了主權。」於是他第一次偏離話題(此類情況隨後多次出現)。「我們把政治交給了銀行家。歐洲央行(ECB)受制於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而德意志銀行又受制於德國央行(Bundesbank),」他說,隨後又談了日本和英國分別獨創的「即時製造」與「零時工合同制(zero-hour labour contracts)」。「它們這樣做糊弄所有的數據統計,因為你工作一個小時,就意味着把你統計成就業者。」

就在我倆一點點吃着撒丁島傳統大餅pane carasau時,我試圖把話題引回核心問題。我們會面一周前,在齊普拉斯出人意料宣布就歐盟更早提出的紓困條款舉行全民公投後,格里洛曾親往雅典憲法廣場(Syntagma Square)聲援。那天晚上,齊普拉斯支持的「反對」陣營獲得壓倒式勝利。

如今,以公投表示反抗的舉動顯得毫無意義。希臘仍然急需資金以避免債務違約,而齊普拉斯不得不在很多方面向歐盟作出讓步以獲得紓困資金。所以說公投意義何在?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