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與FT共進午餐

與FT共進午餐: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

幼時因戰爭流離失所而受到聯合國救助的潘基文,將聯合國看作一座燈塔。現在他依然相信,走過70個春秋的聯合國仍在發揮作用,只是需要發展和改變。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Ban Ki-moon)悄然步入聯合國紐約總部大樓的一間等候室,他身穿白色襯衫和深藍色西服,淡藍色領帶上面別著一枚聯合國領帶夾。現年71歲的潘基文在來之前剛剛和英國首相戴維•卡梅倫(David Cameron)通過電話,懇請他「作為歐洲的一位重要領袖」,接收更多敘利亞難民。

潘基文心系這些難民。65年前,還是一個孩子的潘基文所在的村子被捲入韓國殘酷的戰爭,他被迫背井離鄉。此後,他一直感到自己和暴行的受害者有一種特別深切的聯繫。

「當時我才6歲,」潘基文回憶道,「我必須背着東西逃難。找不到什麼吃的東西。我不停地哭,不懂得發生了什麼事。所有的學校都被毀了。我們只能坐在樹蔭底下的地上。」

他直視我的眼睛。「我算不上真正的難民,」他補充道,用一種花了數小時研讀法律定義般的精確感說。「我算流離失所的人。但對我們來說,聯合國的旗幟就代表着保護者。」

戴着獨特的藍色頭盔的聯合國維和部隊首次介入執行保護平民任務的地方就是在朝鮮半島。還是一個孩子的時候,潘基文將從二戰的廢墟之上建立起來的聯合國視作「一座燈塔!」193個成員國代表全部到場的第70屆聯合國大會於9月15日開幕,但是這個機構似乎已經不那麼像一座燈塔,而更像一隻巨獸。自2007年以來一直擔任聯合國秘書長的潘基文也認識到了政治權力殘酷的局限性。

聯合國依然在一些善舉中發揮作用;潘基文一直敦促歐洲各國領導人直面敘利亞難民危機。「卡梅倫告訴我,英國將再多接收2萬難民,」他說,「我還給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弗朗索瓦•奧朗德(François Hollande)——給所有人打了電話!」

但這個機構正變得越來越龐雜:聯合國擁有15個專門機構、12個基金、還有一個僱傭了4萬多人的秘書處,2014到2015年雙年度開支預算為55億美元。更為複雜的是,所有成員國都對議題有平等的投票權,而聯合國核心組織「安全理事會」的五個常任理事國(美國、中國、俄羅斯、法國和英國)對決議擁有一票否決權。這讓聯合國深陷僵局。

在聯合國成立70年後,懸在這個組織頭上的問題是,聯合國是否已經失去了其存在意義?潘基文的這份工作是否是毫無希望的?

 . . . 

他示意我跟着他去聯合國大樓頂層,這裡是他為我們的午餐選擇的地點:一間小小的官方餐廳,採用樸素的企業式裝修風格和淡色木牆。從這裡看到的曼哈頓天際線令人驚嘆,但我特別注意到一面巨大的藍色聯合國旗幟。

「時間不多,」潘基文說,為他選擇的午餐地點致歉,「我要和193個國家、公民社會和商界打交道。我必須和數不清的人和機構保持融洽的關係。」

侍者悄然出現,用帶有藍色聯合國標誌的白色骨瓷盤子呈上了我們的第一道菜。在餐前,根據聯合國禮儀,我被要求填寫一張表格,說明我想吃的食物。我注意到潘基文選擇了和我一樣的開胃菜:煙熏三文魚和鱷梨沙拉。「我跟你吃一樣的,」他淡泊地說。

我首先問他,為何想要承擔這樣的重任?潘基文客氣的表情突然生動起來。他解釋說,在他全家逃到清州市(Cheongju)以後,他終於有機會接受教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提供了很多人道主義援助——課本、玩具、鉛筆和文具,」他揮舞着手說。作為一個母語不是英語的人,他常常使用手勢來幫助溝通。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