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與FT共進午餐

與FT共進午餐:梅麗•布萊克

20歲的梅麗•布萊克是英國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議員,參加競選時大學還沒畢業。她最吸引人的地方不是自信、而是熱情,她還因此贏得了「議院寶寶」的綽號。

這是一年中最熱的一天。我的客人梅麗•布萊克(Mhairi Black)是由一位滿頭大汗的中年男士送到餐館的。這位中年人我認得,他是蘇格蘭民族黨(Scottish National Party)英國議會下院(House of Commons)議員團隊的領導人。而布萊克的年紀還不到他的一半,身材更矮小一些,神態更冷靜一些,身上的穿着則有點像制服:深藍色的褲子和外套、以及一件淺藍色的襯衫,一頭淺色的頭髮緊貼着頭部。這身着裝,和我在媒體上見到的她的每張照片都差不多。

很快,布萊克就要發表她的首次演說了————在那之前,她已在網上被點擊過逾一千萬次。不過,她早已是政治上的轟動話題。在今年5月的大選中,這位新當選的佩斯利與倫弗魯郡南選區(Paisley and Ranfrewshire South)議員擊敗了道格拉斯•亞歷山大(Douglas Alexander)。這是蘇格蘭民族黨眾多勝利中最具戲劇性的一幕。此前,亞歷山大始終坐擁1.6萬多數票,正等着在下屆工黨政府中擔任外交大臣,突然之間卻發現自己被趕下了寶座。

大選之前,許多人都曾擔心年輕人與政治脫節。布萊克的存在證明這種看法是句謊言。年僅20歲的她,立刻成為下議院最年輕的議員,並因此贏得了「議院寶寶」的綽號。

我們來往了多封電郵,才確定就餐的地點,原因正如她在一封電郵中所說,她在倫敦見過的唯一餐館就是麥當勞(McDonald's)。曾有小報的報導將布萊克描繪成一位靠快餐、薯片和油炸瑪氏(Mars)巧克力棒生活的卡通式的蘇格蘭人。事實證明,這樣的報導並不極端————就像那種說某人不信基督教的措辭一樣:她喜歡各種各樣的食物,還喜歡下廚。「我曾要求把一台意大利麵製作機作為我15歲生日宴會的禮物。我還用了這台機器。」

在我提議的餐館名單中,她選擇了肉桂俱樂部(Cinnamon Club),這是位於威斯敏斯特舊公共圖書館的一家高檔印度餐館。對於布萊克來說,這裡的位置足夠方便,一旦她需要投票,就可以返回下議院。巧的是,這家餐廳參加了英國《金融時報》周末版夏季菜單(FT Weekend Summer Menus)的推銷活動,以45英鎊提供由三道菜組成的一餐,這也省了我們點菜的功夫。她說:「如果沒問題的話,三道菜我都要了。」我也和她一樣要了全部三道菜,接着又從我的口袋裡抽出了當天早上在Argos買的錄音機。不幸的是,我把錄音機的使用說明和其外包裝一道扔掉了。

然而幸運的是,布萊克不僅是1832年英國《改革法案》(Great Reform Act)誕生以來最年輕的議員,還是位時新技術的高手。我不會用我的錄音機,她學生時代卻用過同樣的錄音機。這下,我感覺自己像上了年紀的叔叔,正帶着侄女就餐。就這樣,整頓午餐出現了降級為荒誕場景的嚴重危險。修好錄音機的她,下一步也許要開始自己問自己問題了。

我試圖把握住宴會的主動權,問她到底是怎麼當選的。她說:「我到現在還有點沒回過神來。」她的家鄉佩斯利鎮,一直坐落在算不上美麗的蘇格蘭低地地帶。在那裡,諸多紡織廠早已關閉,一個又一個帶有宏偉名稱的復興承諾已然破滅。佩斯利曾一度擁有這樣的名聲,這裡的工黨可以在一條牛頭梗鑲着飾品的項圈上掛上一個紅色玫瑰形標誌,然後坐看它被選為議員。在這裡,一群老朽不堪的工會官員和曾經的議會領導,會被定期派往英國議會(這些人在議會被稱為「低調人物」)。在那裡,他們似乎會在下議院的酒吧喝着帶有補貼的酒,過着無害的無為生活——除非是接到了指示,需要他們顫巍巍地在議會裡,按照黨鞭的指令投下自己的一票。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