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2016美國大選

人民幣貶值或成美國競選重要議題

中國央行本周下調人民幣中間價是預謀好的一次性貶值嗎?明顯不是。但這是永久性轉向市場機制嗎?美國國會山的中國批評者們將很難被說服。

這畢竟不是一次性貶值。周三的新聞顯示,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在周二下跌1.9%之後再度下跌1.6%,這或多或少支持中國央行(PBoC)的說法:這實際上是朝著讓市場決定匯率邁出的一步,而不是有管理的貶值。

若說是有管理的貶值,總是有些不合邏輯。如果中國經濟狀況真如表面上那麼糟糕,那麼匯率貶值不到2%根本不可能產生重要作用。幾乎所有新興市場國家的貨幣相對於美元都一直在貶值(既諷刺又合理的是,這很可能在很大程度上源於中國的經濟陣痛),一次性貶值只能略微恢復中國的競爭力。

最有可能的解釋似乎是,這一次,中國的兩個政策目標——通過放鬆貨幣政策支持經濟增長,以及推動人民幣加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是一致的,中國央行認為值得冒險一試。

不過風險是很大的,這不僅導致資本快速外流,還加劇國際緊張——如此一來,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子的努力(不公平地)受到了破壞,而不是得到支持。

中國加入新興市場貨幣普遍的貶值行列,可能引發又一輪「匯率戰」——新聞記者樂於這麼叫。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對於將某國貨幣納入SDR的技術標準是一件事情,中國央行本周的決定將有助於人民幣滿足這些標準,這是中國央行的公告受到IMF謹慎歡迎的原因。

但在IMF最終政策決策中擁有很大發言權、並且自身也支持人民幣加入SDR的美國政府,將面臨來自參眾兩院議員的壓力——對於貨幣怎樣才算受到合理的管理、應被納入SDR,他們有著自己的看法。(對美擁有貿易順差、然後讓本國匯率貶值的國家的貨幣通常不在此列。)

近來,美國國會中對匯率操縱不滿的人士,一直致力於在一群亞太國家談判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中加入反匯率錯位的措施。然而,套用美國的「重返亞洲」一詞,他們可能在一瞬間「重返中國」。

周二,擅於煽動匯率問題的老手、代表紐約州一部分人(華爾街不大可能參與他的反匯率操縱「十字軍東征」)的參議員查爾斯•舒默(Charles Schumer),立即跳出來強烈批評了北京方面的背信棄義,並就人民幣加入SDR之事發出威脅性噪音。

在政治上看,IMF股東國將在今年晚些時候做出決定的這一時機不太妙。那時將正是民主黨和共和黨的總統初選競爭白熱化的時候。如果你認為,2012年總統競選中有關給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標籤並強加關稅的討論非常搶眼,那麼就等著某人(目前甚至可能是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和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開始關注人民幣是否被納入SDR的決定、把它當作一個經濟愛國主義標誌吧。

這一回,指責中國進行競爭性貶值無疑很荒謬。隨著美元一起高漲之後,人民幣匯率的高估越來越厲害。正如不同國家都已發現的那樣(包括歐洲匯率機制(European Exchange Rate Mechanism)中的英國),你在選擇跟哪種貨幣掛鉤時應當小心謹慎。

不過這個道理不太可能安撫「嗜血」的美國議員們。問題在於,由於你這麼長時間來一直設定和管理匯率,當你聲稱已放棄該做法時,就沒那麼容易取信於人。當政策舉措的最初結果是貶值時,尤為如此——套用一句足球語,只有當你快輸的時候,才會讓匯率浮動。

到目前為止,中國央行本周的動作本身也不算太大的動作,只是距離滿足人民幣加入SDR的標準更近了一小步,對於通過促進出口提振中國經濟的作用甚至更小了。

中國央行將如何應對嚴重的人民幣下行壓力,我們將拭目以待。目前,中國央行仍保留了在它想的時候管理匯率的很大權力。

如果我們真的處在一個新的由市場決定的世界裡,如果中國的政策制定者在嘗試採取既不會造成短期金融市場劇烈動蕩、也不會引發又一輪匯率戰的重大舉措,那麼他們已實施了非常精妙的操作。

預謀好的一次性貶值:明顯不是。但這是永久性轉向市場機制嗎?在美國國會山和其他地方,那些夸夸其談的中國批評者們將是很難說服的。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