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人民幣

人民幣納入SDR的障礙

人民幣何時納入SDR,主要癥結在於中國的資本管制措施,這極大地限制了外資出於投資目的買賣人民幣的能力。然而,更大的障礙是債券市場的準入問題。

如果二、三十年後,各國央行和主權財富基金持有的外匯儲備中相當大一部分是人民幣計價資產,金融史學家在回首往事時,很可能將2015年視為拐點。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正對特別提款權(SDR)的貨幣組成進行為期一年的評估,預計在今年11月至2016年初之間做出最終決定。現在被納入SDR「籃子」的貨幣來自全球最具影響力的經濟體,這四種貨幣是:美元、歐元、日元和英鎊。

如果IMF決定將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子,那就相當於是全球最有分量的金融技術官員向各國央行保證,人民幣資產是安全的。

對中國而言,人民幣納入SDR將象徵著本國貨幣登上世界舞台,和全球最富裕國家的貨幣躋身同一行列。國家領導人將會認為,這是對中國在全球經濟中影響力上升以及中國融入全球金融體系的改革的正式認可。

摩根大通(JPMorgan)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朱海斌表示:「將人民幣納入SDR可能被解讀為,國際社會承認中國的經濟重要性及其在全球金融市場中的地位上升。」

將人民幣納入SDR的實際影響幾乎可以忽略不計。IMF在1969年創造了SDR,目的是應對在固定匯率的布列敦森林體系下全球可用儲備資產匱乏的局面。但布列敦森林體系之後不到十年就解體了,如今許多沒有被納入SDR的貨幣,比如瑞士法郎和澳元,也被普遍用作儲備貨幣。

澳新銀行(ANZ Bank)大中華區經濟研究總監劉利剛表示:「儘管這似乎是一個有爭議的問題,但人民幣納入SDR基本上不會為中國帶來切實和直接的經濟利益。SDR很少在全球金融市場中使用,任何國家都不會管理基於SDR的外匯儲備。」

但人民幣加入這一精英俱樂部將有現實意義。IMF所有成員國都至少持有一些SDR。因此,將人民幣納入SDR將意味著,這些國家將會突然開始持有人民幣,儘管是間接地持有。隨著跨過這個門檻,各國央行持有的人民幣數量可能迅速增加。

儘管還沒有正式開始申請加入SDR,但中國已經明確表示,希望IMF在其正在進行的五年一次的評估中納入人民幣。

將一種貨幣納入SDR有兩個主要標準:貨幣發行國必須是大型出口國,而且貨幣本身必須「可以自由使用」。

法國興業銀行(Société Générale)中國經濟學家姚偉表示:「作為全球最大的出口國,中國完全符合第一個標準。更具爭議性的是,人民幣是否符合第二個標準。」姚偉認為人民幣被納入SDR的可能性在50%左右。

主要癥結在於中國的資本管制措施,這極大地限制了外資出於投資目的買賣人民幣的能力。資本帳戶可兌換計劃的進展將是影響IMF決定的一個重要因素。

去年11月推出的「滬港通」機制標誌著中國向允許人民幣更自由跨境流動(這被稱為資本帳戶自由化)方向邁出了重要一步。但「滬港通」仍有配額限制,從而使得外國投資僅佔中國股市整體市值的一小部分。

更大的障礙是債券市場的準入問題,因為債券是央行儲備資產管理者青睞的資產。不過今年7月中國宣布,外國央行和主權財富基金進入中國債券市場不再需要經過預先批準,從而向人民幣自由使用邁出了重要的一步。但共同基金和個人等非官方投資者依然需要取得配額和牌照。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