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生活時尚

變了味的中國高考

大學文憑含金量在降低,高考卻仍是躲不過的獨木橋

今年外甥高考。家人的心愿是不管考成什麼樣,堅決不復讀。

我們縣高中是一所有近百年歷史的省重點中學,相比河北著名的衡中,縣一中算不上名校,但相比私立民辦的縣二中三中,一中又是一所重點。

外甥入學時,學校就分了四類班,實驗班、明珠班、尖子班,其餘的都叫高一班。事實上這完全是按照中考成績劃分的等差數列,前三個班涵蓋了全年級的前一百五十名,其餘的學生打亂混編成為了另外27個高一班。

從高一的第二個學期開始,外甥三個禮拜才有一天的假期,體育鍛煉、課外閱讀、參加活動,都沒有時間。學校甚至不允許學生帶手機,這在網路時代,也幾乎切斷了年輕人和外界的關聯。

今年河北等5個省份的高考作文題目,源自5月10日安徽警方發布在微博上的一則新聞,外甥結束第一場後才得知,半天無語。

為什麼不願意復讀呢?

我們縣高中,曾有位著名的學長,參加了4次高考,最終考上了一所師範類大專,在大學生還沒有成堆的年代,畢業後包分配回到了母校當老師。

其實他還不算極端,高中班主任讀大學時,班裡有位老大哥,年齡比輔導員還大,整整歷經了八年抗戰。

並不是所有的努力都會有回報。復讀多次的考生,大多還會被省內的一二本錄取。對於輕鬆考入985、211的應屆生,可能很難想象,每年送走一波同學,迎來一波學弟,周而復始的心理變化。

十八九的青年,在一所封閉的高中,兩耳不聞窗外事的苦讀一年又一年,得到什麼樣的錄取通知書,可以換取這逝去的青春?

河北衡中,被誇張地誤讀為培訓基地,其實各地的高中都彼此彼此,只是出頭的椽子招雨淋。

外甥就讀的3年,尤其是最後一年,我們能見面的次數一隻巴掌就數得過來。沒有任何假期。

作為走讀生,小孩子7點出發,完成一天密密麻麻的課程外,晚自習還在學校呆到21點半,回到家準準的22點,稍微洗漱下,看會書,23點入睡。

外甥曾短暫住校幾天,很快被嚇得搬回家。住校生要過更艱苦的生活:4點半就有奮發的舍友起床,然後陸續有人起床,繼續躺在床上會莫名覺得害怕,不由自主加入其中。

有同學把牙刷毛巾放在桌斗里,每天看到抽屜里的嫩綠色牙刷柄,外甥說,有種深深的絕望和恐慌。

22點關燈的宿舍,半小時要做完下課到收拾課桌到走回宿舍到洗臉刷牙,等查房舍管走過,總有舍友在被窩裡用手電筒或蠟燭繼續。

談素質教育,談自主創新,談動手能力,談知識拓展,根本沒有時間。

特別提醒的是,這些都是學生自發,沒有學校的強制或要求,學校甚至是明令禁止。為什麼同學們這麼自強呢?

儘管很多的報導說,高考已經不再是獨木橋,但事實並非如此。

過去,考上大學理解為鯉魚跳龍門,是有吃公糧和包分配的附加值,而現在,考不上大學,面臨著更多的尷尬。

儘管高考可能還存在這樣那樣的不公,但是目前的國家體制下,這已經是最好的選拔制度。

尤其是從這個世紀開始的網上投檔,更是斷絕了投機者的後路。這也是為什麼每年都有人冒死替考的原因。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