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風險投資

投資者穆罕默德•哈尼夫

一位貧窮的巴基斯坦移民後裔如何成為風險投資者?

每當穆罕默德•哈尼夫(Mohammed Hanif)走進倫敦希思羅機場3號航站樓,目光便會落到WH Smith書店外的空地上。如今的哈尼夫是一位高風險投資者,他所領導的公司在新興市場的「前沿」領域操控着2億美元資金,但在近四十年前的一天夜裡,他與母親和三個弟弟妹妹剛從巴基斯坦抵達希思羅機場就被遺棄在這兒,一家人身無分文,只好在那片空地度過了一宿。

47歲的哈尼夫說:「那天晚上我們一下子就長大了。」哈尼夫說他的母親是一位「非常勇敢的女人」,她想為子女爭取到更好的教育機會。

母親的付出沒有白費。經歷了這艱難的一夜後,一家人接着又在倫敦的統建住房裡度過了一段經常挨餓的日子。現如今,哈尼夫在法國南部有一所房子,開一輛捷豹(Jaguar) F型轎跑,還擁有一架噴火戰鬥機(Spitfire)一半的所有權。

哈尼夫的命運能有這樣翻天覆地的轉變,要多虧了他進行交易和高風險投資時,對「純能量」和「求知慾」的追求,以及最近對非洲和中東市場的側重——他認為非洲和中東才是「唯一真正的成長故事」。哈尼夫說:「這塊市場有缺口,但沒人開發。」

7年前,哈尼夫拿1.25億美元資金創立了Insparo Asset Management,這家投資公司的總部位於倫敦,最初由毅聯匯業(ICAP)創始人邁克爾•斯賓塞(Michael Spencer)、美國投資諮詢公司Canepa以及哈尼夫本人平均持股。哈尼夫的團隊在從安哥拉到蒙古的地方,搜尋分布範圍極廣的股票、貨幣和債券。自從2008年6月推出以來,Insparo的固定收益基金「前沿市場機會資金」(Frontier Markets Opportunities Fund)已經實現了62%的凈回報。

哈尼夫說:「這絕對是個專業領域,但我們的投資者都很了解這一點。」哈尼夫喜歡未開發市場所具有的那種刺激感。最近他進行了一次投資實地考察之旅,到滿目瘡痍的索馬里首都摩加迪沙去尋找投資機會。索馬里自24年前爆發內戰後,聖戰者定期在此發動自殺襲擊。「(發達市場)令我感到非常無聊。我夜裡會睡不着覺。我會(覺得)我的錢工作得不夠努力。」

雖然哈尼夫說大多數投資者只會在這類基金上進行部分資金配置,但他投入了百分之一百的努力。兩年前他買下了斯賓塞的股份,現在他與管理團隊及員工共同擁有Insparo 52%的股權,Canepa擁有剩餘股權。Insparo所管理的資金來自私人企業和機構。

哈尼夫之所以對新興市場感興趣,部分緣於他在巴基斯坦度過的孩提時代。雖然他出生在倫敦,但父母在他8歲時舉家遷回巴基斯坦,然後他在一個小村莊里生活了兩年。那兒的房子是泥土夯的,沒有自來水也沒有電,哈尼夫要燒牛糞為燃料,喝水牛奶,而他的寵物是一隻山羊。

「我曾在這個(混亂)的國家生活過,我已經見識過在這兒投資是可以盈利的。這兒有商機,有市場。它對我產生了很大的影響。體驗過這種混亂的市場後,常規市場會有點無聊。」

哈尼夫的夢想也受到他父親經歷的影響。哈尼夫的父親第一次到倫敦是在20世紀50年代,當時他打兩份工,一份在肉類加工廠,一份在建築工地,與14個人合住出租屋。他回到巴基斯坦以後搞起了運輸生意,但沒能成功。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