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新中堅力量

馬蒂•班迪爾:音樂老兵的背水一戰

年輕時的一頭長髮,讓這位法學院畢業生誤打誤撞地進入了音樂發行業,一干就是40年。如今作為索尼/ATV的CEO,班迪爾的最大挑戰,當屬流媒體革命。

如果不是年輕時留著長發,馬蒂•班迪爾(Marty Bandier)或許會和音樂發行生涯失之交臂。

班迪爾現在是世界最大音樂發行集團索尼/ATV(Sony/ATV)的首席執行官。他回憶起自己當年從法學院畢業後在一家律師事務所找到工作的往事,當時是上世紀70年代前後,一名高級合伙人急於為一家音樂公司找一名代理律師,他注意到年輕的班迪爾留著長發。

「一天,他走進我的辦公室,」班迪爾說,他的桌子上擺放著「貓王」埃爾維斯•普雷斯利(Elvis Presley)的小塑像(其中一個表現的正是他演唱「Suspicious Minds」時的微縮場景)和其他音樂紀念品,「他完全不看我的眼睛,只看著我的頭髮。他說『我們認為你是負責這個項目的最佳人選』。」

長發或許表明這名年輕的紐約人是個潛在的音樂迷,讓他得以脫穎而出,但班迪爾承認,當時的他在音樂發行相關法律和許可方面還是個新手,「我根本不知道那都是怎麼一回事。」

今天的情況就完全不同了。班迪爾服務的這第一位客戶促使他走上了長達40年的音樂發行生涯。1975年他離開了法律行業,與房地產開發商塞繆爾•勒弗拉克(Samuel LeFrak)和音樂公司高管查爾斯•科佩爾曼(Charles Koppelman)共同創辦了一家唱片和音樂發行公司,旗下藝人包括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和黛安娜•羅斯(Diana Ross)。這正是班迪爾音樂人生的開端,其中他曾在逾17年的時間裡負責管理百代音樂版權公司(EMI Music Publishing),後來又執掌索尼和邁克爾•傑克遜(Michael Jackson)的合資公司索尼/ATV。2007年他成為了索尼/ATV公司的首席執行官。

照片上的班迪爾總是帶著燦爛的微笑,手夾一隻大號雪茄。3年前,由索尼牽頭的財團以22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百代音樂版權公司,班迪爾也就此與該公司再度攜手。這起收購讓班迪爾全面負責從摩城唱片(Motown)歌曲庫,披頭士(The Beatles)、鮑勃•迪倫(Bob Dylan)、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和Lady Gaga等藝人的熱門單曲,到《雨中曲》(Singin』 in the Rain)等音樂劇,總共有300萬首歌曲。「我能哼唱所有的歌曲,」班迪爾笑著說。

在班迪爾的職業生涯中,從CD銷售的激增,到數字盜版的出現,再到下載時代的到來,這個行業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但直到近幾年,他才不得不努力應對他所說的「我人生中的最大挑戰」。

音樂行業幾度變遷,從銷售實體產品——CD唱片——到音樂下載再到在線流媒體,讓音樂發行人疲以應對。過去10年來CD的銷量大幅下滑,過去18個月音樂的下載量也下降了,其中在2014年的降幅就超過了10%,Spotify等數字流媒體和服務則越來越流行。

詞曲創作人從一首在線播放的歌曲中獲得的版稅要遠低於他們通過CD或者下載方式賣出一首歌獲得的酬金。「在美國,作詞的人從流媒體中賺得的酬金微乎其微,」班迪爾說。

他舉了互動電台服務Pandora作為例子,Pandora將近一半收入支付給演唱歌曲的藝人,但只將4%的收入支付給美國作曲家作家和發行商協會(ASCAP)和BMI,這兩個組織代表音樂發行商和詞曲作家收取版稅。

他說,由索尼/ATV發行的法瑞爾•威廉姆斯(Pharrell Williams)演唱的2014年最暢銷單曲《幸福》(Happy)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2014年上半年,這首歌在Pandora上播放了1.05億次,但詞曲創作人和發行商只能分享6300美元的版稅。「這很荒謬。現在的挑戰是如何為我們的詞曲創作人爭取公平的工作酬勞。我們理應得到更好的回報。」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