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與FT共進午餐

傅瑩:與FT共進午餐

FT中文網創刊榮譽總編輯張力奮:滿頭銀髮的中國人大會議發言人傅瑩,在北京一家蒙古餐廳,就着手抓肉、奶茶和蒙古王烈酒,聊起李光耀、基辛格、人大立法改革,為什麼中國的道路是正確的。

眼下,邀中國官員飯局,是越來越難了。約部長級的高官,更是非份之想。習大大反腐,讓中國官員對應酬退避三舍。三個多月前,我約傅瑩午餐,碰碰運氣,畢竟她曾經與FT吃過午餐。那次餐桌上的採訪,是2009年,她行將卸任中國駐英大使、告別倫敦之際。這次約她,她的身份已變:中國最高立法機構-全國人大會議的官方發言人。三月中旬,「兩會」落幕,她答應了這個飯局。

北京崇文門內大街上,立着一幢內蒙古大廈,裡邊是內蒙古駐京辦事處。傅瑩是蒙族,推薦了那裡的蒙餐廳。在首都,每個省份都設有駐京辦,各立門戶,像一塊飛地,伏在中南海眼皮底下,小心呵護與中央的聯繫。每個駐京辦內,有京城最正宗的本省餐館,打拚舌尖上的競爭力。

我提早到了內蒙古大廈。走廊上,出奇地冷落,可能時間還太早,兩旁一溜包房,大門敞開,似無人跡。背景是曠遠的蒙古音樂,我找到「胡楊秋色」。包間不大,中間一圓桌,背後有個沙發區,正中一幅吳冠中水彩畫,地毯的色彩熱烈,有大塊橘色。兩名年輕女服務員正彎腰趴在餐桌上,擺放着三頭羊、一匹馬、一個白色蒙古包。當然,都是玩具,只是讓客人有些蒙古的聯想。

中午11點整,不遠處的長安街上,電報大樓上的大自鳴鐘緩緩敲擊出東方紅的旋律。再熟悉不過的曲子,已敲了半個多世紀。聽到的一剎那,彷彿毛主席走來,有時空錯位的恍惚。緊跟着東方紅漫溢的尾音,鐺鐺的撞鐘聲在空氣中回蕩。窗外,一小片紅灰磚色的老民居,雜亂而破敗。路旁停着不少新的私家車,恍然兩個時代。

傅瑩在車裡發來微信說,她堵在路上,會遲到幾分鐘。在北京,人們已習慣一天辦一件亊的節奏。遲到,是老常態。準時,才是非常態。推進門的一刻,傅瑩再為遲到道歉。她穿了件灰色細格西裝外套,白襯衣,一條紫色灰底的圍巾,閑適而不失莊重。與她結識是她出使倫敦期間,一直稱她「傅大使」,再難改口。駐京五年多,我仍不適應王總、李局、周處的官場熱乎。

事先約定,既然是她的家鄉菜,點菜就由她包了。坐定後,我問她,是不是此地常客。她點頭說,常在這家請客,雖然有點貴。平時她與家人去得更多的,是那家呼市辦事處小館子,正宗但便宜。我開玩笑說,為了這頓蒙古菜,把早餐都省了。她喊過男服務員,神速地報了一長串菜名,好像有奶茶、老額吉奶皮子、奶豆腐、羊排手把肉、蒙古饊子、巴盟酸菜。她說,她吃素,我多吃肉。

服務員輕聲問她,要點酒嗎?傅瑩沒徵求我意見,擺擺手,單方面否決了。聽說,當下官場紀律嚴明。自中紀委公布「八項規定」後,官員因公餐敘, 除了外事,一律禁止點酒。我喊住服務員,對傅瑩說,今天你是FT的客人, 我做東 。喝點你們老家蒙古酒,總可以吧?傅瑩倒也爽快,那就喝點吧。問我,低度的,還是高度的?想到蒙古人的豪氣,我說,高度的吧!服務員拿來一瓶 「蒙古王」,烈酒,53度。一看產地,內蒙通遼,傅瑩的老家。

前年基辛格訪華,傅瑩在這裡宴請了他全家。她說,那是基辛格第一次吃蒙古菜。服務員向他敬酒,獻哈達,肉食一道道地上桌,他吃得盡興。我說,在釣魚台今年中國高層發展論壇上,剛見過93歲的基辛格。他與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前駐美大使張業遂對話後,被一批VlP粉絲圍住,動彈不得,最後還是傅瑩上台挽着他走下講台,成功營救。我看到,基辛格滿臉父輩的滿足。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