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風險投資

風投面對傳承難題

FT專欄作家加普:風投合夥制有時會創造異乎尋常的投資回報,但這背後往往也包含私下裡的激烈鬥爭和利益糾葛。如何傳承投資知識與品牌價值,值得每家企業思考。

凱鵬華盈(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是硅谷成立時間最長且最受尊敬的風險資本公司之一。該公司與其前初級合伙人鮑康如(Ellen Pao)在舊金山對薄公堂一案,讓這家寧願保持低調的機構受到公眾的關注。鮑康如指控稱,自己在凱鵬華盈曾遭到性騷擾和歧視(鮑康如案已於美國時間3月27日宣判,法庭裁定鮑控告凱鵬華盈性別歧視的說法不成立——編者注)。它引發的疑問是,凱鵬華盈事實上的領導人約翰•多爾(John Doerr)在多大程度上了解他自己的公司。

多爾最近在法庭上表示:「這是一種合夥關係。沒人真正按合夥關係辦事。我們一起做決定。」凱鵬華盈的某些女性高管不這麼認為。有人告訴律師史蒂芬•赫希菲爾德(Stephen Hirschfield),它「越來越像是一種個人崇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品牌。」凱鵬華盈在2011年聘請赫希菲爾德調查鮑康如的指控。

如果凱鵬華盈因為不能順利地轉交給下一代合夥領導人(無論男女)而衰落,那將是一種可怕的浪費。不久前鮑康如進入了證人席,該案表明,集中在硅谷Sand Hill Road周圍的頂級風投公司最需要擔心什麼。

一份持久的合作關係——凱鵬華盈在提交給法庭的辯護狀中將這種關係稱為「一個偶爾會爭吵的家庭」——在風險資本中具有巨大的價值。它不僅僅是在營銷時拿來用一用,結果卻在私下裡激烈爭鬥。它也會帶來實實在在、有時異乎尋常的金融益處。

整體而言,風險資本是一個普通的資產類別,儘管私人股本公司、對沖基金和共同基金也有投資於技術的衝動。資金長期鎖定,回報率也不足以讓投資者獲得補償。多爾表示:「大多數風險資本公司不是非常成功。風險資本行業的回報率甚至比不上存摺儲蓄。」

但有些風投企業做得非常好,在不同基金和代際間仍然表現出色。Andreessen Horowitz等新入行者有時會擠入第一陣營,同時其他企業則會消失——凱鵬華盈必須避免這種命運。但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阿塞爾夥伴公司(Accel Partners)、Benchmark以及其他風投企業則會繼續存在。

正如Index Ventures合伙人薩爾•克萊因(Saul Klein)描述的那樣,其中的佼佼者實現了「不只是普通、而是驚人的回報率。那種回報率你不可能在其他領域獲得的,除非你發現了油礦或者壟斷某種自然資源」。外部投資者競相將他們的資金投入表現最出色的基金。

它們的成功部分歸因於多爾等人的投資本能——多爾因2005年押注於綠色能源沒有盈利而聲名受損(公司在2013年向投資者推薦時宣稱,他始終在追求「下一個重大事件」,在技術領域頗具遠見)。部分歸因於洞察力——他們的合伙人帶給所投公司董事會的運營專長。

然而,它們成功的最主要原因是隨着時間積累起來的網絡效應。尤其是在誕生了許多「獨角獸」(指價值10億美元或者以上的技術初創企業)的硅谷,接受了這些風投公司投資的初創企業可以在其他地方輕易地籌集到資金。當多爾證實,凱鵬華盈「是幸運的」,「在競爭投資的時候80%會勝出」,他這是謙虛的說法。

在過去兩年里風投回報率有所上升,這得益於Facebook和Twitter的首次公開發行(IPO),以及包括谷歌(Google)以32億美元收購智能溫控器公司Nest在內的退出——凱鵬華盈對Nest有投資。美國康橋諮詢公司(Cambridge Associates)編製的指數顯示,去年第一季度美國風投資本的十年年化回報率達到10%。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