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法國

法國政壇不應坐觀勒龐崛起

FT專欄作家斯蒂芬斯:民粹主義的勝利是主流政治的失敗。只有在奧朗德和其政客都未能提供可靠的替代選項時,勒龐才會成功,希望他們不會束手旁觀太久。

法國極右翼黨派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主席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認為,謹慎的言語是通往權力的道路。而她的父親、該黨前任主席讓-馬里•勒龐(Jean-Marie Le Pen)擔心,女兒對登上法國總統寶座的渴望將沖淡這個他參與創建的黨派的極端排外色彩。我在巴黎的朋友說,這兩人的想法都沒錯。法國正開始想象勒龐成為總統的可能前景,儘管這種前景令法國以外的人感到恐懼。

1月25日的希臘大選吸引了全歐洲的注意。歐洲各國政府都擔心,奉行民粹主義的激進左翼聯盟(Syriza)獲勝可能引發另一場歐元區危機。我認為,人們對歐元短期前景的擔憂有些過頭了——儘管按其目前的趨勢發展下去,歐元的長期前景遠不能讓人放心。這並不打緊。如果說希臘國內目前對緊縮政策的反對可能會動搖歐盟(EU),那國民陣線在法國上台將必然導致這個28國聯盟瓦解。

《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遭到的恐怖襲擊使法國迸發出一股民族團結情緒。我思想中樂觀的一面認為,這種情緒可能會持續下去。此次駭人事件中的兩名英雄——一名被謀殺的警察以及一家猶太超市的一名員工——都是穆斯林。弗朗索瓦•奧朗德(François Hollande)得到了一個挽救他岌岌可危的總統之位的機會。曼努埃爾•瓦爾斯(Manuel Valls)已經承諾,在採取必要措施加強安保、防範伊斯蘭主義極端分子的同時,將採取行動消除對許多法國穆斯林的經濟和社會排斥——這位法國總理稱這種排斥為「種族隔離」。

捅破這種樂觀幻想的政治人士正是勒龐。被展示團結的反恐遊行排除在外(理當如此)的她,可能成為從這些謀殺案中獲利最多的領導人。

縱觀歐洲,民粹主義右翼領導人已經精心編織了一個故事,將穆斯林少數族裔與自由資本主義、歐盟和政治精英一道描述為人民的敵人。勒龐在法國及歐洲選舉中都獲得了巨大勝利。最新的民調顯示,國民陣線的領導人將成為法國總統選舉第一輪投票的勝出者之一。

讓我感到困惑的是,法國政治階層的很大一部分人可能正在滋生聽天由命的情緒(有人會說是自滿情緒)。問問中右翼或社會主義左翼的高層人物,國民陣線毫無悔意的排外情緒在道德上是否令人討厭,他們給出的答案是肯定的。然而,他們對勒龐打算充分利用的一些跡象——奧朗德的不得人心以及保守陣營內部的混亂——貌似卻只是聳聳肩、聽任其發展。

有一天,我參加了法國精英在巴黎的一次聚會。每次談話時無論提到還是沒提到國民陣線,該黨都幾乎立刻會成為談話的焦點。的確,非正式的共識認為,勒龐很可能會進入法國總統選舉的第二輪投票。而且,沒錯,如果她在第二輪投票中面對奧朗德,前總統尼古拉•薩科齊(Nicolas Sarkozy)的支持者有可能會決定支持她。相反,如果奧朗德在第一輪投票中出局,左翼陣營的很多人可能更傾向於把票投給勒龐、而非不招(社會黨人)待見的薩科齊。

這些談話讓我吃驚之處在於,人們並沒有表現出怒氣和憤慨。也許是我誤解了,但是人們的普遍情緒是「你又能做什麼?」經濟陷入低迷,失業率居高不下,奧朗德很難恢復人氣,薩科齊重返政治舞台在中右翼內部再次撕開了深深的傷口。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