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國經濟

美國出口增長不是員工福音

FT專欄作家邰蒂:從2009年到2013年,美國單位出口額創造的就業崗位減少17%。這固然說明美國企業越來越有競爭力,但多餘的員工怎麼辦?

這個月,華盛頓會傳出大量有關「出口」和「就業」的言論。隨着共和黨主導的新國會開始工作,能源企業正在遊說,以求撤銷已實行數十年的原油出口禁令,辯稱此舉將為美國創造數千個就業崗位。

就推銷角度而言,這是一個強有力的理由。但在出口和就業方面,還有一個問題更迫切地需要國會展開辯論:美國企業的效率已變得如此之高,以致它們實現增長所需的工人數量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少,甚至——或者說尤其是——出口增長也是如此。

看一看商務部(Commerce Department)去年編製並悄悄發布的一些有意思的數據。數據顯示,過去幾年裡,隨着海外銷售的增長,出口帶動的美國就業人數也在升高。2009年,出口創造的就業崗位達到970萬個;到2013年,這一數字變為1130萬個。

這很令人欣喜。隨着2014年海外銷售在宏觀經濟復甦的背景下進一步增長,我們有充足理由認為,當商務部發布2014年數據時,出口相關就業崗位將再次增多。

但這裡存在一個10億美元「陷阱」。看看每1美元海外銷售創造的工作崗位數量,就會發現曲線持續下行。2009年,每出口10億美元創造的崗位達6763個。2013年,這個數字變為5590個。也就是說,4年期間下降了17%。

對這一趨勢有兩種解讀方式。如果國會議員希望在新年之初感到振奮,他們可以歡慶如下事實:美國企業在世界舞台上正變得越來越創新,越來越有競爭力。這部分反映了能源成本降低。但另一個因素在於,隨着美國的經濟復甦站穩腳跟,自動化和數字化水平也在顯著上升。

由於這一趨勢壓低勞動力成本,它正在促使更多美國企業在國內生產。儘管中國工人可能比美國工人更便宜,但機器人的成本效益比中美兩國的工人都更好——而且往往更加稱職。

以世界第三大鋁業公司美國鋁業(Alcoa)為例。該公司曾把生產業務拓展到墨西哥和亞洲等地,但如今正把目光投向美國本土。例如,這個冬季,該公司正在改造喬治亞州薩凡納市的一家工廠,該廠利用開創性的工藝鍛造能夠耐受超高溫的金屬。

10年前,這項工作可能會被安排在美國以外進行。但美國鋁業首席執行官柯菲德(Klaus Kleinfeld)表示,如今把這一業務留在薩凡納市是合理的,因為這樣可以更接近客戶和研發部門。「提高自動化程度的壓力十分巨大,」他說,「我們這麼做未必是出於成本考慮,而是出於創新的原因……我們需要達到人手或人眼難以企及的精度。」

惠而浦(Whirlpool)、通用電氣(General Electric)和福特(Ford)等公司正在採取類似步驟。就連制衣公司也在這麼做。例如,李維斯(Levi Strauss)仍在美國以外生產牛仔褲。但該公司最近將其創新中心——連同相關崗位——從土耳其遷回舊金山。波士頓諮詢公司(BCG)認為,隨着美國變成一個更具競爭力的生產基地,美國逾半大型製造企業正在積極實施或者考慮迴流(re-shoring)。

這一切難免存在比較令人悲觀的另一面,那就是:多餘的工人怎麼辦?一個樂觀回答是,美國經濟最終將適應新形勢,創造出新的工作崗位,就像150年前農場工人被迫離開土地之後的情形一樣。另一個令人沮喪的可能前景是,隨着中層製造業崗位的消失,這一趨勢將加劇過去10年里發生在就業市場的兩級分化。在一個企業效率極高的世界,市場對訓練有素的精英人才的需求在膨脹;的確上,上周四發布的申領失業救濟人數數據似乎表明,企業其實難以招聘到足夠多的熟練工人。但企業不需要的是傳統的金屬鍛工。出口可能蓬勃發展,但企業需要的藍領工人減少了。

不久前,美國鋁業的柯菲德開始跟社區學院合辦再培訓課程,試圖幫助工人們適應新環境。其它公司也在這麼做。但可惜的是,華盛頓方面對於此類努力沒有出台協調的政策。實際上,相比國會對能源出口等其他議題投入的注意力,議員們似乎極少關注這一問題。這種局面需要改變——趕在當前復甦尚未失去勢頭之前。

譯者/邢嵬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