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恐怖襲擊

對言論自由的血腥攻擊

FT社評:針對法國《查理周刊》的血腥攻擊,是對民主社會賴以生存的言論自由的攻擊。民主社會應有文明辯論的空間,讓各方就諷刺宗教信仰的品味和尺度界限各抒己見,但公民在法律範圍內的自由表達權卻是不容挑戰的。

針對法國諷刺雜誌《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編輯部的血腥攻擊,只能招來最深刻的厭惡。這是一起可怕的恐怖主義暴行,造成了至少12名無辜者喪生。

我們的第一反應必須是悼念遇難者,其中4人是該刊的著名漫畫家,還有2人是警察。但是,這不止是一起人間悲劇,這是一起經過謀劃的恐嚇行為,是對任何民主社會賴以生存的言論自由的攻擊,其目的是播下某種潛意識中自我審查的種子。這必須受到全面和不屈的譴責。

自丹麥一家報紙首先刊登諷刺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畫、引起穆斯林的憤怒以來,已經過去了近10年。最初的和平抗議和消費者抵制,已逐漸演變為暴力。這已經不是《查理周刊》第一次因為發表了諷刺伊斯蘭教的漫畫而受到攻擊。該刊編輯部曾在3年前遭到燃燒彈襲擊。

但是,昨日的事件標誌着,信仰和言論自由之間不斷升級的衝突走出了新的、惡毒的一步。三名蒙面男子在一個歐洲國家首都的街上揮舞AK47突擊步槍,射殺警察,在雜誌編輯部四處尋找受害者——這一幕會讓整個西方世界感受到一股寒意,這是可以理解的。

對法國乃至整個歐洲的情報機構而言,此次攻擊將引發很多問題。目前還不清楚襲擊者是否早已進入法國有關部門的視線,以及他們是否得到境外武裝組織的協助。

近期的多起聖戰者襲擊(在悉尼和渥太華)都是由所謂“孤狼恐怖分子”進行的。周三這起攻擊的協同特性——以及襲擊者從現場逃離、而不是訴諸於劫持人質和自殺戰術——似乎指出了一種人們不太熟悉的手法。

在未來幾天里,很多人將關注法國社會受到的影響。在該國深陷政治和經濟困境之際,以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為首的反移民政黨“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可能受益於一股新的反伊斯蘭情緒。此次襲擊是對政府有關部門發起的挑戰,這些部門現在必須追查襲擊者,將他們繩之以法。但更為廣義的挑戰在於,政治人物和公眾要堅守法國的核心世俗價值觀,在不挑動盲目復仇之火的前提下表達反抗情緒。

在涉及到針對任何宗教信仰的諷刺時,任何一個民主社會都應當有文明辯論的空間,讓各方就品味和尺度界限各抒己見。但不容挑戰的是,所有公民都有在法律範圍內自由表達自己的根本權利。在宗教信仰勢力壯大、信仰日益政治化的當今時代,所有宗教都必須對觀點、分析和諷刺抱有開放心態。

過去四分之一世紀期間,先後有過不少使用恐嚇手段壓制諷刺和異見的嘗試。伊朗政權確立了先例,發出針對作家薩爾曼•拉什迪(Salman Rushdie)的追殺令,就為了他寫的小說《撒旦詩篇》(The Satanic Verses)。朝鮮最近使用網絡暴力試圖阻止一部嘲諷該國領導人金正恩(Kim Jong Un)的電影發行。

現在,我們又見證了巴黎街頭的駭人景象。自由世界對此的反應必須是堅定不移的。《查理周刊》也許是一份與本報非常不同的出版物,但其采編人員的勇氣——以及他們的出版權利——是不容置疑的。如果新聞從業者感覺不到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就沒有什麼價值了。

譯者/何黎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