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太空探索

FT社評:太空探索是人類「天定命運」

2014年的太空探索有悲有喜,太空船2號墜毀,羅塞塔號成功與67P會合。2015年還有更多激動時刻,投入雖未必增加,但載人入太空,是現代工業文明對人類未來有抱負意義的宣示。

過去一年,公眾目睹了載人和無人太空飛行的勝利與悲劇。悲劇發生在近地太空,理查德•布蘭森(Richard Branson)的太空旅行飛船「太空船2號」(SpaceShipTwo)在10月底墜毀。最引人注目的勝利歸屬歐洲航天局(European Space Agency)的羅塞塔號(Rosetta),它首次與一顆距離地球5億公里的彗星實現會合,然後它的機器人探測器在彗星表面着陸,這次行動引發了全世界人民的無限遐想。

我們可以盼望2015年能看到更多激動人心的事件,尤其是羅塞塔號,它的目標是在彗星67P靠近太陽形成一條塵埃與水汽的彗尾時與67P同步飛行;我們還希望隨着太陽光越來越強烈,能夠為飛來號(Philae)登陸器的太陽能電池重新充電,從而將它再次喚醒。明年美國對太空探索的突出貢獻將是「新地平線號」(New Horizons),它將到達冰冷的太陽系外緣,首次近距離觀察冥王星,無疑還會發現此前未知的天體。

新聞價值不大、但與人類利益直接相關的是運送宇航員往返國際空間站(ISS)的例行任務,由於美國處於舊航天飛機退役、繼任飛行器引入的間歇,這項任務目前由俄羅斯火箭全權負責。

事實上,太空探索現在十分搶眼地成了俄羅斯與西方之間友好合作的一個罕見例子。空間合作的兩個新的人類符號是俄羅斯宇航員米哈伊爾•科爾尼延科(Mikhail Kornienko)和美國宇航員斯科特•凱利(Scott Kelly),他們將於2015年3月一起前往國際空間站,接着在軌道上生活一年——比以往所有船員在太空站共同停留的時間都長。

太空探索是我們現代工業文明一項有價值的活動,它是人類活動超越地球本身的「天定命運」——20世紀60年代的太空迷用19世紀的一個響亮詞語如是形容。

將何種公共資源投入到太空探索?是把資金投入到載人太空探索還是無人太空探索?這些問題上人們存在着分歧。無人探索成本遠低於載人探索,科學效益也更高。

沒人指望太空探索像美國20世紀60年代登月競賽時那樣,在政府支出中的比例再度超過4%。當前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占聯邦支出的0.5%,這是一個合理的比例。如果其他發達國家將太空探索的支出提高到接近這個水平(英國的比例為約0.05%),我們就有足夠的資金支持令人興奮的機器人太空探索,並將人類送到比月球或者空間站更遠的地方。

儘管從投入資金的效益來看,比起載人太空飛行,無人太空飛行的純科學紅利更大,但是把人類送上太空,是一個對人類未來有抱負意義的宣示。載人太空探索還能振奮人類精神,激勵年輕人走上科學和工程學的職業道路,就像阿波羅號(Apollo)登月所展現的那樣。

如果商業利益希望通過「太空旅遊」做出貢獻,那就更好了,但政府仍必須投入必要的大筆資金。所以我們希望美國「獵戶座」(Orion)太空船在今年首次試飛後能在今後的發展中取得成功。在歐洲的參與下,獵戶座計劃可能成為人類探索小行星,甚至在二三十年後探索火星等一系列太空任務的基礎。那將是一個堪比第一次登月的成就。

譯者/何黎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