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新加坡交易所

新交所寄望「大中華」機遇

新加坡交易所CEO薄滿樂相信,長遠而言,滬港通有利於新交所。他已開始與台灣證券交易所洽談互連市場,期待此舉為投資者開啟「大中華」機遇。

對新加坡交易所(SGX)而言,本月啟動的滬港通是一塊很大的烏雲,因為投資者越來越焦慮地關注著中國資本市場的崛起。

但新交所首席執行官薄滿樂(Magnus Böcker)非但沒有感到驚慌,反而相信香港和上海之間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股市鏈接,從長期看實際上有利於新交所的業務。

「對於交易所圈子的所有人而言,滬港通取得成功是很重要的,因為它展示出互聯互通的重要性,而流動性會帶來更多流動性,」他說。

滬港通機制的一個漣漪效應已經可以在新加坡感受到:新交所富時中國A50指數(FTSE China A50 index)——中國境外推出的唯一中國股指——的交易量在滬港通啟動前的那個季度增加一倍多。

現在,薄滿樂正致力於打造自己的亞洲鏈接:9月,他開始與台灣證券交易所(Taiwan stock exchange)洽談互連市場。

他表示,鑒於新加坡和台灣正快速發展成為人民幣離岸中心,與台灣互聯互通將為投資者開啟「大中華」機遇。

他希望,此舉將有助於新交所運行的股票市場擺脫一年來的窘境。一年前的一場細價股醜聞挫傷了投資者的信心,新加坡市場自那以來一直交易低迷。本月發生的三小時交易中斷也於事無補。

新加坡也受到規模可觀的中盤股退市的打擊。一些企業選擇將業務收歸私有,包括東南亞最大房地產開發商凱德集團(CapitaLand),該公司今年夏天將旗下購物中心經營公司凱德商用(CapitaMalls Asia)摘牌。

儘管如此,新交所仍是全球第八大交易所(按照其經營公司作為上市實體的市值來衡量),剛剛落後於日本交易所集團(Japan Exchange Group),領先於澳大利亞證券交易所(ASX)。不過,就股市交易量而言,新交所去年被泰國證交所超過。

在截至9月30日的財年第一季度,新交所股市交易產生的營收下降29%,這是日均交易量下跌27%的結果。

作為對策,薄滿樂已經與21家銀行和經紀公司簽約,讓它們充當所謂的流動性提供者和做市商,以求鼓勵交易。

流動性提供者如果承諾交易一定數量的股票(按價值計),就能得到新交所的收費折扣,而做市商對指定的股票提供買賣價差較窄的報價。

「沒錯,交易量有所下降,但在採取這兩個計劃後,市場的質量——價差和市場深度——實際上已得到增強,」薄滿樂表示。「而我們才剛剛開始四個月。」

從6月1日至10月31日,這兩個計劃覆蓋的股票——包括泰國飲料(ThaiBev)——的日均交易量躍升129%,而市場整體的交易量增長6%。

另外,新交所計劃從1月起將「每手買賣單位」(投資者必須交易的股票數量)從1000減至100,讓投資者更容易購買藍籌股。然後,新加坡擬從3月起實行20分的「最低交易價」,以阻止人們對價格低廉的細價股進行「過分投機」。

薄滿樂還希望本月啟用的一個新系統能夠吸引更多海外企業,該系統讓那些在海外22家股市(包括倫敦)之一上市的股票更容易在新加坡二次上市。

他已經可以從衍生品業務的實力得到一些鼓舞。這塊業務正逼近作為最大收入來源的股票交易,目前占集團總營收的30%,而股票交易佔33%。

原因之一是涉及中國的某些期貨合約獲得成功,如鐵礦石掉期合約,它們得到中國貿易商(有很多落戶新加坡)的廣泛使用,以及上月推出的人民幣外匯掉期合約。

但是,各方將密切關注新交所在明年初的表現如何,因為屆時該交易所將首次在本土面對競爭對手。

紐約證券交易所(NYSE)的東家洲際交易所(Intercontinental Exchange)計劃在3月推出一個新的大宗商品交易所,而德意志交易所(Deutsche Börse)正在建設一個亞洲清算中心。這兩者都將設在新加坡。

薄滿樂把競爭對手的產品視為一個增長指標。「我認為,(他們)來新加坡對於新交所的成功非常重要,因為它再次證明新加坡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他說。「要推動業務增長,沒有什麼比更多弄潮兒參與進來更快。」

譯者/和風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