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生活時尚

曾梵志新作盧浮宮展出前後

受盧浮宮之邀,曾梵志對《自由引導人民》再創作

【編者的話】10月22日至11月17日,曾梵志新作《從1830年至今》在巴黎盧浮宮博物館專題展出一個月。這也是盧浮宮首次將當代藝術作品與經典名作在同一空間展出。展覽最後一天,曾隨同曾梵志工作多年並參與此次項目的金晶為FT中文網寫下開幕前後三天花絮。

「直至看到作品最後被掛到牆上,我才能肯定這是一件真實的事情。」曾梵志說。

10月22日至11月17日,曾梵志新作《從1830年至今》在巴黎盧浮宮博物館德儂廳進行了為期一個月的專題展出。受盧浮宮之邀,這幅作品以法國浪漫主義代表藝術家德拉克洛瓦名作《自由引導人民》為母題進行再創作。在盧浮宮歷史上,這是首次將當代藝術家作品與藝術史上的大師原作並置在同一空間展出。

10月20日 晴 巴黎:開幕前日的慣常矛盾

「能不發言嗎?」曾梵志面無表情,看向自己的手指,它們交疊成一種奇怪的形狀。他的這個「建議」沒等說完就被不容置疑地打斷,「您每次都這樣說,但這是不可能的!」工作人員包圍著他,對他的情緒置之不理,一年前他們就經歷過類似的場景。2013年10月,曾梵志的階段性回顧展在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展出,他曾試圖逃避一切訪問,但被館長Fabrice Hergott無情拒絕,但結果他卻奇蹟般的受到所有記者青睞。「那是運氣,他們問的內容恰巧都只跟藝術有關。」他解釋。

曾梵志認為,極端的自信與自卑同時出現在自己的性格里,中間幾乎沒有灰色地帶。「在創作的時候,我非常自信,簡直接近於自戀。但一旦要我當眾發言,我就像一個詞不達意的中學生,胸悶,就連嗓子眼都被堵住了。」

為了本次專題展,他耗費將近一年時間創作了四幅組畫,每一張都達到了297×360cm的巨大尺幅,最終盧浮宮選定了其中的第4號作品。在他的創作生涯里,為同一個題目耗時如此之長可謂絕無僅有。他厭惡重複,又向來為自己下筆的果斷快速而自傲。他坦言,早年使其揚名的《面具》系列,就比大眾想象中畫得快,有一次甚至讓一名目擊者目瞪口呆。而自2004年開始嘗試的「亂筆」系列,對於顏料的濕度更是有著近乎苛刻的要求,每一筆都不容許任何修改,因而這個系列本身幾乎就可以看作是藝術家某種驕傲的宣言。

而此番新作儘管仍可歸於「亂筆」系列,但卻破天荒地進行了多次嘗試。第1號作品中,他首先試圖保留《自由引導人民》的群像式構圖,因為這是原作中的古典精髓所在。而他同時又希望用色和筆觸必須具有現代式的破壞性,這無疑是一種「左右手互搏」。創作完成後,他深深地感受到自己再次陷入慣常的矛盾思維中。「我畫了一個關於自由的故事,但是卻把我自己的創作給禁錮了。」他說,「所以後來我又連畫了三幅,把自由女神從一個裸體變成了一座雕像。」而沿著這種思考方式,作品的最好解讀很快呼之欲出。「自由是人類天性中固有的慾望,但強烈的慾望本身就是一種束縛。只要人類存在,就有他人和自我、集體和個人,終極自由或許是一個永恆悖論。」

由於慣常性陷入矛盾的壓力中,曾梵志漸漸找到了特有的解決之道。他小心翼翼地透露,自己往往先為自己設置一個「荒誕」的情境,把一切都看成是從天而降的事情,反正最後無論如何也會順利的——這是他從最喜歡的電影《憨豆先生》里學來的絕招。於是,此刻,當所有人都如願以償地獲得答案時,他說:「總有一天,我要做到不出席自己的開幕式!」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