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生活時尚

我想把商業教育帶進高中

孫雪明:價值與思考,是中國中學教育所缺失的

我出生於1991年,是一名標準的90後。2010年,19歲的我到英國求學。自第一刻踏上這塊土地起,我就受到了西方文明的兩大衝擊:什麼是創造價值?什麼是批判性思維?這兩個問題似是而非,「不明覺厲」(不明白真相就覺得厲害)是我的第一反應。而現在,從華威大學管理學學士念到現在倫敦大學的投資學碩士,經歷過一套西方高等教育之後,再反觀「價值」與「思考」,我發現這正是中國國內中學教育中所缺失的。

去年夏天,我在英國普華永道實習,與年齡相仿的外國同事連體嬰式地共處了三個月,我啟發很大。去年9月,在能俯瞰整個倫敦金融城的倫敦新地標SHARD(碎片大廈)的咖啡廳里,我約到了幾個好久未見的中國同學。我們天南地北地吐槽自己的實習見聞,「他們(外國同事)閒不住,滿辦公室找活干」、「他們在meeting里和老闆辯論」、「剛剛有一個idea馬上就去做」等等,然後便不約而同地指向了我們經歷過的中國式成長路線:我們循規蹈矩,我們不敢、不想去挑戰權威。

聽講、劃重點、考試、排名,我們做了12年的知識搬運工。十年前,當80後踏入社會的時候,人們就曾詬病他們高分低能、缺乏實幹精神,十年過去了,人們不但沒有撼動尾大不掉的中國應試文化,更糟的是,90後被困在了止步不前的教育體系和不斷提高要求的時代鴻溝里。一個個造富傳奇讓90後更急功近利,想更快速地擁有:讀名校、做金領、30歲成就人生巔峰……

智利哲學家Jodorowsky(佐杜洛夫斯基)說「birds born in a cage think flying is an illness」(生在籠子里的鳥兒認為飛翔是一種病)。很可惜,從來沒人教過90後飛翔。素質教育不計入考試成績,其實就是一紙空談。這也就是為什麼美術、音樂、體育老師總不約而同地在期末「有事出去了」,隨即改成數學或者英語。那麼,如何突圍中國式教育這個牢籠的束縛?

望著對面倫敦金融城鱗次櫛比的大廈還有屋頂吧台暢飲啤酒的銀行家們,靈感忽然閃現,我們決定做新90後的築夢者,要把在西方奠基的商學,帶回中國高中。我們獨闢蹊徑,通過「商業」——這個社會中最具活力的載體,探索中國高中生在踐行與理想主義中的力量。

於是,在中國國內試驗「有深度的創新高中商業教育」的想法就此誕生。

由好友慈然牽頭,我們把商業競賽作為一種特殊的商學教育模式,搭建了一個高中生商業計劃競賽平台「VIM高中生未來商界精英挑戰賽」,其中包括「未來投行家」、「未來操盤手」和「未來創業家」三個比賽項目。我們邀請了三十幾位中國留學生作比賽導師,他們都來自英美各大頂尖商學院。今年8月中旬,我們與近200名來自中國25所高中的學生,拉開了這場教育探索的帷幕。

儘管是第一屆,前來參賽的項目中已經有不少給我們帶來了驚喜。

比如「愛醫iMedical」項目,是一款醫療界的「大眾點評網」,為用戶提供實名消費點評和醫療資源訊息的交互平台。這個產品嵌入了一個非常新的盈利模式,相當亮眼。它試圖將用戶的註冊費用,根據網路實名評分,直接發放給對應的醫生作獎金。「這不僅能提高醫生的服務質量,更能通過健康的市場行為緩解醫療行業對國家的財政依賴。」設計團隊說。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