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香港普選

站在香港社運最前沿的少年

大學新生黃之鋒尚未成年,但因領導兩年前反「國民教育」抗議和當今反中央政改方案的大學生罷課,這位「學民思潮」的召集人之一在香港已家喻戶曉。

黃之鋒(Joshua Wong)看上去就是一名尋常的香港大學生。這個年輕人穿著黑色T恤和牛仔褲,在九龍某咖啡館裡一邊呷著卡布其諾,一邊為他的三星(Samsung)手機快沒電了而擔憂。

這位17歲的大學新生太需要讓他的手機保持暢通了。隨著活動人士因引發爭議的香港政改方案向北京發起挑戰,他已成為同代人當中大聲疾呼民主改革的主要領袖之一。

2011年,14歲的黃之鋒參與召集了名為「學民思潮」(Scholarism)的學生運動團體。自那以來,他出版了一本書《我不是英雄》,他還在主持一個電台節目,撰寫一個專欄,並接受採訪——這些活動佔用了他的大量時間,當然也經常耗光他的手機電量。

儘管批評者一致認為,中國政府不會改變立場、轉而讓批評北京的人士參與競選香港特首,但黃之鋒說,這塊英國前殖民地的學生們應當繼續為獲得更大權利而抗爭。

「政治改革是一切問題的核心問題,」黃之鋒說,「所有人都知道,在中共統治下,不可能最終爭取到真正普選的權利……但不管在哪個世紀,學生都應該站在最前沿。」

周一,香港多所學校的學生髮起了為期一周的公民不服從運動,以吸引人們對民主抗爭的更多關注。上個月,中國政府同意在香港最高行政長官的選舉中引入一人一票的普選制度,但方案中所載的條件,基本上使親民主的活動人士不可能參選。

黃之鋒不指望北京方面會改變主意、允許普通民眾挑選特首候選人。他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不會讓香港公民享有普選權利」。但他呼籲青少年們繼續爭取民主權利。

「我們只管為目標而抗爭,不用去管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黃之鋒說,「如果……你不得不考慮實現目標的可能性,你就不會參與到社會運動或學生運動中來。」

對抗中國政府以及親北京的香港政府是一場徒勞無功的抗爭,但黃之鋒曾經在一次備受矚目的抗議中獲勝過。那次抗議讓這位年輕人一夜成名。

2012年,他在一場反對香港政府引入「國民教育」的民眾抗議中成為了代表人物。批評人士表示,這些愛國教材是為了在有關中共的問題上對香港民眾進行洗腦。抗議活動迫使香港特首梁振英做出了讓步。

黃之鋒信心滿滿地說,「領導公民不服從運動對一名15歲的學生來說並非尋常事。」他接著說道,他剛剛見了一個想加入學民思潮團體的12歲孩子。

「只有在香港……才會發生這樣的事。在美國或英國,沒人會想到12歲的孩子打算加入抗議活動。」

2012年那場運動召集了逾10萬人走上香港街頭舉行示威,並發起了佔領政府機構總部的行動,期間還進行了絕食抗議。在對峙達到頂點時,黃之鋒與梁振英進行了一場受到廣泛關注的辯論。當時,這位深諳媒體之道的學生拒絕與梁振英握手,以免給人造成自己被拉攏的印象。

黃之鋒談起梁振英時說,「他就像一部錄音機,始終重複著相同的話。」他補充道,他對於與習近平會面討論這場政治爭鬥不感興趣。

中國媒體怒聲責罵黃之鋒,冠之以「跳樑小丑」之類的稱呼。他說自己的偶像是天安門抗議事件中的學生領袖之一王丹。但黃之鋒說,如今包括300名中學生和大學生成員的學民思潮,不希望看到1989年在北京發生的那種暴力結果。

黃之鋒說,「如果軍隊來了,我們就都回家……我們不想看見流血。」

儘管他發誓繼續抗爭下去,但他也為自己這個身份所承受的壓力感到有點後悔。他說自己就是一個玩任天堂遊戲機、看電視長大的普通孩子。他一邊打著哈欠,一邊說,他每天在學習和政治活動上要花18個小時。被問及如何度過閒暇時間時,他半開玩笑地說:「睡覺,睡覺。」

他說:「只有學生才能承受這樣的負擔。這確實太累了。」然後,他又拿起已充好電的手機,開始安排當天晚些時候的政治會議。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