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人民幣

人民幣國際化中的矛盾

FT新興市場編輯金奇:中國總理李克強本周訪問英國的一個關鍵主題就是人民幣的國際化,但創造一個名副其實的世界貨幣要困難得多,它會與中國崛起的核心矛盾發生摩擦:中國的政治體制依賴於管控,而被全球自由市場接受則需要自由化。

“我們討厭你們這些家夥。”2009年中國銀監會(CBRC)高官羅平在發泄自己對美國的不滿時如是說。他和中國其他一些人相信,隨著美聯儲(Fed)為恢復美國需求而增印鈔票,中國所持有的大量美國國債會和美元一道貶值。羅平對一批紐約聽眾說:“一旦你們啟動1萬億至2萬億美元的印鈔……我們就知道美元會貶值,因此我們討厭你們這些家夥,但我們沒有辦法。”

這些不滿成為中國發生巨變的催化劑。這個擁有13億國民的政府感到了重新掌握控制權的必要性。“百年國恥”這一充滿憤怒的說法深入他們的內心,他們一想到美國有可能揮霍中國的財富就倍感侮辱。對此,中國政府決定加快推進人民幣的全球化。這樣中國的出口企業就可以賺回人民幣而不是美元,於是它們的收入就能投到國內,而不必重新流入美國國債——這是唯一一個流動性和安全性都高到足以吸收中國外匯儲備大量投資的美元資產池。今年3月末中國的外匯儲備攀升至3.95萬億美元。

因此,人民幣國際化(中國總理李克強本周訪英的一個關鍵主題)的起因,脫離不了中國對開闢自己道路的渴望,它不願融入“美國治下的和平”(Pax Americana),畢竟它在其中沒有發言權。

中國人的計劃正顯露出成功的跡象。全球金融資本都爭著想在快速增長的人民幣離岸市場上分一杯羹。倫敦想通過指定中國建設銀行(CCB)為人民幣清算銀行來凸顯自己的資格。此舉應會令人民幣交易的效率和流動性增加,風險減少。這還能吸引渴望在歐洲投資的中國公司,也能讓投資者更方便地進入中國資本市場。

人民幣作為全球支付貨幣的使用量增長迅速,盡管基數很小。根據國際支付系統Swift的數據,今年4月人民幣成為全球第七大支付貨幣,在所有轉賬支付中占1.4%,而2013年1月這個比例只有0.6%。人民幣在美國也獲得青睞,今年4月美國與其他國家之間的人民幣支付價值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了327%。

使用人民幣有時會被描繪為對美國的冷落。俄羅斯吞並烏克蘭的克裡米亞後招致歐美製裁,俄國政客們遂呼籲本國經濟“去美元化”。

這些都是人民幣全球化相對容易取得的進展。但創造一個名副其實的世界貨幣要困難得多,它會與中國崛起的核心矛盾發生摩擦:其政治體制依賴於管控,而被全球自由市場接受則需要自由化。

人民幣持有機構鮮有將所持人民幣投出去的機會。中國在國內資本市場只為外國投資者開了一個小孔,卻努力推進人民幣離岸資本市場的發展,而與美元資本市場相比,它的規模仍微不足道。Emerging Advisors Group的經濟學家喬納森•安德森(Jonathan Anderson)估計,2013年年中,可供全球投資者自由投資的資本市場總資產中,美元資產總價值為55萬億美元,歐元資產總價值為29萬億美元,日元資產總價值為17萬億美元,英鎊資產總價值為9萬億美元。而人民幣資產總價值僅為2500億美元。安德森寫道:“這一數額約為全球市場的0.1%,令人民幣的地位與菲律賓比索差不多,僅略高於秘魯的新索爾。”

當然,中國政府可以敞開國內資本市場的大門,但這樣或許會使它遭遇嚴重的資本外逃,這樣的資本外逃曾引發20世紀90年代末的亞洲金融危機。而且中國的國有銀行、地方政府發債機構和國有企業也要向外國投資者開放監督。

因此,想要重獲某種控制權就必須犧牲另一種:贏得脫離“美元區”及美聯儲影響的一定自由,就意味著邀請全球資本主義的監督,而後者的種種規則正是在“美國治下的和平”框架下制定的。

註:作者是英國《金融時報》副主編、新興市場編輯。

譯者/曲雯雯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註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