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人民幣

人民幣匯率回升背後的深層隱憂

大多數人相信到年底人民幣將進一步升值。也有人認為,人民幣疲弱體現出中國更深層次的問題,它們可能會像滾雪球一樣發展為更為持久的問題。

在經過5個月的下跌之後,人民幣似乎恢復了魔力。上周,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5天時間裡上升0.5%,為2011年以來最大的升幅。

經濟方面的樂觀跡象可能對人民幣反彈起到了一些作用。對一個正在苦苦應對工業品出廠價格不斷下降和外部需求疲弱的國家來說,通脹上升和出口改善是一個好兆頭。對於房地產市場低迷等國內經濟問題,中國出口企業海外訂單回升可能是一股及時的抗衡力量。

儘管一些分析師調整了今年中國經濟增長和人民幣升值的預期,但大多數人仍相信,到今年年底人民幣將進一步升值,中國經濟的年增長率最低將達到7%,甚至有可能實現北京方面制定的7.5%的目標。大多數分析師還認為,人民幣近期的下跌是中國官方策劃的旨在打擊投機者的舉措,因此事實將會證明人民幣下跌是暫時的。

然而,市場上也有一些人私下表示,人民幣疲弱體現出中國更深層次的問題,它們可能會像滾雪球一樣發展為更為持久的問題。他們認為,人民幣下跌是中國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轉型的結果——轉型期間將會出現資本外流和貨幣貶值。

朗伯德街研究所(Lombard Street Research)的黛安娜•喬伊列娃(Diana Choyleva)首先在2013年11月預測人民幣將會貶值。她在當時表示,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高估了15%-25%,至今她仍堅持這一觀點。自那以來,雖然同期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PPI)也在下降,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僅僅下降5%。

她對人民幣的觀點建立在如下基礎之上:隨着中國經濟放緩和進一步開放,資本將會越來越多地流出而非流入中國,因為國內投資者尋求多元化投資,減少對蹣跚的國內經濟的頭寸。這相應地對人民幣匯率造成下行壓力,因為那些投資者會賣掉人民幣以買入外幣。

今年一季度資本繼續流入中國,推高了中國的外匯儲備,並在今年1月推動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上升至19年新高。

然而,4月份的數據表明,喬伊列娃預測的轉變可能已在發生。巴克萊(Barclays)估計,整個4月份有逾80億美元流出中國。昨日發布的數據顯示,5月份中國外匯凈買入量急劇下降,表明5月資本外流金額要大得多。

中國以前就出現過資本外流的情況,但中國資本帳戶日益開放和匯率浮動幅度加大,使得金融邊境越來越寬鬆。香港和上海證券交易所的滬港通項目一旦在今年晚些時候正式啟動,就會為中國投資者將資金帶出內地提供一個新的平台,即便他們只是將資金轉移到香港。

喬伊列娃表示,只要得到準許,中國龐大的國民儲蓄(比美國和日本的總和還多)就可能向海外尋求投資機遇。數十億人民幣已經外流至世界各地,往往是通過非法渠道。隨着中國開放更多合法批准的渠道,更多的資本可能以更快的速度流出。

貨幣貶值會帶來一些好處,比如可以增加出口競爭力。但隨着中國經常帳戶盈餘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從2007年的10%,降至目前僅2%的水平,資本凈流出對外匯市場的影響變大了。

喬伊列娃表示:「(政策制定者)需要人民幣貶值,但這會打開潘多拉魔盒。如果沒有人民幣匯率上漲帶來的收益,投資於中國剩下的意義就不多了。」

大和證券(Daiwa Securities)亞洲經濟研究主管賴志文(Kevin Lai)認為,上周中國人民銀行(PBoC)引導人民幣升值的舉措表明,有關當局「深切擔憂」最近的資本緩慢外流可能演變為大規模的資本外逃,尤其是如果美聯儲(Fed)退出資產購買項目促使資本流出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市場。

他解釋稱,隨着多年來外國資本的流入,中國人民銀行擴大了其資產負債表規模。現在,隨着資本開始流出,中國央行被迫在沒有美元流入支撐的情況下向經濟注入資金。這又會讓人民幣更加疲弱。

他的預測是,到2015年年底,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將從目前的1美元兌6.21元人民幣進一步貶值8%,至1美元兌6.83元人民幣,在此過程中回落至最近數周創出的18個月低點,並進一步下行。

賴志文表示:「如果人民幣持續貶值,市場將需要一個真正的解釋,並開始撤出資金,這是中國央行最擔心的事情。」

譯者/鄒策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