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新興市場

Lex專欄:新興市場債券有風險

儘管本周恐怖主義組織已攻佔伊拉克第二大城市,但該國2028年到期的美元債券收益率仍只有6.7%。投資者可能認為產油大國基本面依舊良好,但如此收益率實在離譜。

周二,一個跨國恐怖分子集團佔領了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蘇爾(Mosul)。軍隊沒有抵抗。遺棄的裝備和留在摩蘇爾各銀行的數百萬美元,現在由「伊拉克與黎凡特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the Levant,簡稱Isis)支配——該組織將巴格達的政府稱為「薩菲」(Safavid),取自曾經統治伊拉克的外族波斯王朝「薩菲王朝」。

但不管這些。你願不願意為了6.7%的收益率而站在政府這一邊?這可是伊拉克2028年到期的美元債券計入風險後的收益率,也就是市場消化了摩蘇爾不利局勢後的定價。

不確定那裡的風險/回報?投資者可能更願意買入埃及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的穩定政權,埃及的硬通貨債券將於25年後到期。其收益率略低於7%。或者白俄羅斯的債券如何?2018年到期的債券收益率是6.5%。要相信在那之前,明斯克(Minsk)不會發生革命而擾亂現金流。

這裡的要點不只是某些問題多多的主權債券收益率偏低。風險資產價格正被普遍哄抬,即便美國國債的收益率在2014年迄今下跌。新興市場外幣債券總體仍比發達市場高收益率的信貸更便宜。即便如此,投資者正開始越來越不盲目地購買這類債券。

這也反映在外匯市場。今年全球表現最好的5個貨幣中,有4個來自曾經的「脆弱五國」。它們的高額經常賬戶赤字,在去年的「縮減恐慌」(taper tantrum)後曾被視為易受資本外逃影響。如果市場是在回報自那以來修復基本面因素的努力——尤其是在印度——那將是令人欣慰的。但表現最好的卻是進展相對不大的巴西。

大膽的投資者也可能辯稱,基本面因素有利於伊拉克的債券。這個國家出售大量原油。但是6.7%的收益率?當各地都對風險趨之若鶩時,新興市場債券的風險可能看起來沒那麼高。但這並不等於無風險。

Lex專欄是由FT評論家聯合撰寫的短評,對全球經濟與商業進行精闢分析

譯者/艾卜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